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80%的女人都不知道的婚姻保衛戰術!

枕上小說2020-04-27 04:45:22

? ? 2015年春,國都中心一處高級公寓,一雙紅色高跟鞋節奏有序的踏過地板。

? ? 來人單手推開公寓玻璃門,面無表情的走入大廳中。

? ? 此時,天色漸暗,都市早已是華燈初上。

? ? 林潔鈺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上電梯數字的滾動,最終停留在頂層位置。

? ? “咚、咚、咚。”高跟鞋摩擦著地板,一聲一聲輕微的響聲徘徊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

? ? 她的手滑過密碼鎖,輕輕的按下數字。

? ? “叮”的一聲,房門開些些許。

? ? 林潔鈺嘴角露出一抹諱莫如深的笑容。

? ? 房間有些昏暗,顯然屋內的主人并沒有打開過多的燈光,從玄關一路延至客廳,地面上散落著一地的衣褲。

? ? 有蕾絲紋邊的內衣,有這一季剛出的精致禮服,而最醒目的莫過于那一件鏤空的黑色小褲。

? ? 林潔鈺未曾吭聲,一路鏗鏘有力的邁動著雙腳。

? ? 臥房前,女人的喘息聲,男人的呻1吟聲,以及空氣里飄散而出的若有若無的曖昧氣息。

? ? 她抬起手,毫不遲疑的推開了那扇緊閉的房門。

? ? 屋內,奢靡的味道混合著難以消散的膻腥味撲鼻而來,她急忙掩嘴,目光冷冷的落在床幃上目瞪口呆的兩人身上。

? ? 一絲不掛,精彩絕倫!

? ? 林潔鈺忍不住的拍了拍手,她本以為自己這個花心的未婚夫至少會等到訂婚結束后才會跑去偷腥,卻沒有想到,訂婚前一晚,他就給自己上演了這么一出精彩紛呈的現場直播。

? ? 大床上,凌亂的床單里裹著瑟瑟發抖的女人,她外露在被子外的小腿上紋著一只破繭而出的蝴蝶,果然,今天的她成功的破繭了。

? ? “鈺鈺。”男人慌亂的捂住身體,有些欲言又止的看著破門而入的身影。

? ? 林潔鈺淺笑,一如既往的淡然隨性,“挺精彩的。”

? ? “鈺鈺,你……你別生氣,我……我今天就是一時糊涂。”

? ? “不,陳景然,你不是今天一時糊涂,你是今天特別聰明。”林潔鈺上前一步,目光直接落在他的大腿上,“從我得到消息到現在,少說也有半個小時了,不得不佩服,你功力不錯。”

? ? “鈺鈺……”

? ? “林沁噯,出來吧,別把自己給悶死了,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別得不償失。”

? ? 林沁噯臉色一白,掀開被子,毫不怯場的對視著她的雙眼,眉梢眼波只剩下得意。

? ? “這些日子還真是委屈你了,既要給我周旋,又要背地里勾搭,真夠忙的。”

? ? “林潔鈺,別少裝清高了,你如果不是大伯的女兒,你有什么資格跟景然訂婚?我林沁噯長得不輸你,氣質不輸你,學歷不輸你,唯獨就輸在父親只是股東而不是董事長。”

? ? “那你可真是遺憾,要不重新投胎試試,或許下輩子會攤上一個高位的爹。”

? ? “你——”

? ? “看你們兩人,還真是天作之合。”林潔鈺握著門扶手,笑靨如花的對視著兩人,“這個男人,我送給你了。”

? ? 言罷,她反手一拉,房門再次闔上。

? ? “林潔鈺,我要的不需要你施舍,景然只會娶我。”林沁噯將水杯砸向墻壁,隨著玻璃碎片的灑落,屋外輕微的傳來一聲大門合上的震動。

? ? 林潔鈺保持著最初的微笑,從公寓走出,又坐進車里。

? ? 手機在皮包里鍥而不舍的震了又震。

? ? 她深吸一口氣,打開窗戶,迎接著城市璀璨的燈光,一踩油門,疾馳而去。

? ? 愛情就像是一朵玫瑰花,有的人在花下尋刺,有的人卻在刺上尋花……


? ? 紅色張揚的法拉利尋著海岸線一直疾馳到汽油耗盡。

? ? 林潔鈺打開車門,夜深下,只有她一個人清清冷冷的站在岸邊吹著海風。

? ? 風,凌遲著面容,一下一下割得她覺得眼睛有些發酸發脹。

? ? 她仰頭,對著天上僅剩的一顆星辰,豎了豎大拇指。

? ? 整個B市都知道,她林潔鈺是品性不好的敗家女,喜歡泡酒吧,嗜酒嘴又毒,如果不是因為有個睜只眼閉只眼,幾乎不聞不問的父親,恐怕她早就進拘留所好好改造了。

? ? 是啊,有個不喜歡自己的父親,又有個早亡的母親,還有一堆對著林氏企業虎視眈眈的親戚,她狂妄的仰頭大笑,笑的眼睛抽筋,淚流不止!

? ? 她本以為陳景然是愛自己的,哪怕他花心,也不會跟自己的堂妹睡在一張床上,用這樣的方式羞辱自己。

? ? 今天,她看清楚了,這場婚姻從開始到現在,都是自己一個人在自欺欺人罷了。

? ? 陳景然需要一門門當戶對的婚姻做交易,她何嘗不是需要一門婚姻來鞏固父親的財勢。

? ? 如今,訂婚典禮估計得泡湯了。

? ? 手機一直在鬧騰,她不用看也知道是林嘉承打來的,林陳兩家聯誼,在B市而言,絕對是轟動全城。

? ? “叮……”

? ? 林潔鈺打開車門,將車座上還在打著旋兒震動的手機拿出,隨后迎著海風,一把甩出,未曾有半分猶豫。

? ? “咚。”手機墜入海面,砸出一個個漣漪漩渦。

? ?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撥。”

? ? 機械式的女聲從聽筒里傳出,林家大宅,林氏總裁林嘉承重重的砸向桌面。

? ? 桌前,所有人為之一顫。

? ? 林夫人嘴角牽強的擠出一抹笑容,輕聲道:“或許潔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 ? “什么事能重要到明天的訂婚?”林嘉承打開香煙盒,看了一眼桌邊的眾人,“派人出去找,無論如何都得把她給我找回來。”

? ? “老爺也別太擔心了,潔鈺可是成年人,自有分寸。”

? ? “她最好給我真的知道分寸。”

? ? 月上中天,喧鬧的都市慢慢沉寂。

? ? 無人的海岸線上,林潔鈺提著高跟鞋一拐一拐的走著,她覺得自己一定是腦抽筋了,否則怎么會大半夜的跑來這種荒郊野外,這倒好,油沒了,連輛過路車的影子都沒有。

? ? 她只能憑著自己的一雙腿一步一步的挪著,只怕天亮也挪不出這里。

? ? 也罷,反正明天也沒有男主角,她這個女主角去了也是被嘲笑的份兒,索性,一起散場吧。

? ? “咕嚕。”她摸了摸肚子,餓,真餓。

? ? “呲,咚。”

? ? 刺耳的剎車聲由遠及近,隨后,一輛銀灰色小轎車撞入視線里。

? ? 林潔鈺詫異的眨了眨眼,瞧著大約幾百米距離外突然冒出的一輛車,而車頭因為與海岸邊的石墩撞擊過后明顯凹進一塊,顯然撞的還不輕。

? ? 林潔鈺有些不確定的往前走了幾步,當靠近車子過后,這才發現這是一輛現代,車內的駕駛師毫無動靜,不知道是人被撞暈了,還是舍不得出來似的。

? ? 她試著敲了敲窗子,趴在車窗上瞪著里面,夜色暗沉,借著微弱的月光她只能確定車內是一個男人,他一動不動的趴在方向盤上,應該是被撞暈了。

? ? 林潔鈺并不認為自己胸襟寬廣可以做到大無畏的救人一命,可是,這輛車只有車頭撞進了一塊,看這樣子,應該還能駕駛。

? ? 秉持著大家互惠互利的想法,林潔鈺拎著石頭毫不畏懼的砸向玻璃。

? ? 車子微微晃了晃,窗戶也碎裂了些許。

? ? 林潔鈺吸了一口氣,再次重重的砸向玻璃。

? ? “啪。”車身一晃,車門被一人打開。

? ? “咚。”林潔鈺手中的石頭失去脫力,徑直的砸向地面。

? ? 男人捂住有些昏沉的腦袋,甩了甩頭,這才看清對著自己一臉呆愣住模樣的陌生女人。

? ? 林潔鈺斟酌著措辭,見他清醒的狀態,毅然決然道:“我在救你。”

? ? 男人依舊沉默,空曠的海岸邊,夜風肆虐著,呼哧呼哧的徘徊在耳畔。

? ? 最終,在男人搖搖晃晃了數下過后,單手重重的靠在車門上,因著氣力的耗竭,他抬頭看向女人,深邃的眸光氤氳著淡淡一層水霧。

? ? 他道:“會開車吧,我要去黎城。”

? ? 林潔鈺愣怵片刻,幡然醒悟,“好,我……我會開車。”

? ? 男人又一次恢復沉默,繞過車頭,直接坐進副駕駛位置上。

? ? 林潔鈺醞釀好的措辭被生生的阻攔在喉嚨里,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縱有豪情壯志,奈何遇人不淑,空有一腔抱負而郁郁而終,怎么想怎么憋屈。

? ? “開車。”男人壓著聲量,顯然很是疲憊。

? ? 偌小的車內空間,有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彌漫著,她不由自主的瞥向一旁,光線昏暗,只得模糊的注意到他的大致輪廓,很精致的側面痕跡,從眉峰到喉結,隨著他呼吸微微起伏的胸膛,不可抑制的,男性荷爾蒙充斥著整個嗅覺。

? ? 她收回赤果果的眼神,點火,踩著油門,一沖而去。

? ? ……


? ? 天色微亮,一縷曙光穿透厚實的云層,洋洋灑灑的落在車前。

? ? 林潔鈺不會抽煙,可是當她看見男人衣服口袋里露出的煙盒過后,不知為何,竟然拿出來默默點燃了一根。

? ? 嗆鼻的煙味熏得她嗆咳不止,可是她依舊自虐般的吸一口吐一口。

? ? 平靜的車子突然震動一下,副駕駛位置被人打開了車門。

? ? 男人好像恢復了神色,目光灼灼的落在她的身上。

? ? “你醒了?”林潔鈺尷尬的丟下煙蒂,指著身后的高速路入口,“上高速,直達黎城。”

? ? 男人看了一眼日頭,嘴角微微揚了揚,很淡很淡的笑容,像極了苦笑,“不用了。”

? ? “從你的眼神里,我看出了失戀兩個字。”林潔鈺不可置否道。

? ? 男人回頭,直視著她眼底的神色,依舊揚著嘴角,只是較之前一刻,少了半分苦澀,“從你剛剛的落寞背影看來,我也瞧出了被拋棄三字。”

? ? “說起來,我們這好像是五十步笑百步,彼此彼此。”

? ? 男人靠在車身上,目光瞥向車頭凹進的痕跡,“能在那種地方相遇,或許我們挺有緣分的。”

? ? 林潔鈺走近他身,她身高一米七左右,看著仍舊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男人,她揚起下頷,笑靨如花,“我今天訂婚,缺少一名男主角。”

? ? “顧以辰。”他伸出右手。

? ? “林潔鈺。”兩手合掌,顯得異常合拍。

? ? 古雅的晟海莊園地處城北,坐擁天時地利,享有幾百畝精心培育的珍貴植物,在莊園山頂處,設有頂級婚宴會場,是城中豪門貴族最喜愛的婚宴之地。

? ? 林氏與陳氏訂婚宴,特別選擇莊園A廳,B市幾乎所有權富之貴皆數在邀之列。

? ? 只是,今天,離著儀式開始還有半個小時,訂婚男女主角卻雙雙未曾出席。

? ? 林沁噯描著精致的妝容,高傲的俯視著莊園外入園的豪車,心中的得意愈演愈烈,看她怎么收場。

? ? 陳景然無論如何都不會出席的,他不是不敢來,而是不能來,林潔鈺的性子在圈子里盛譽已久,瘋狂起來,不僅能把自己變成一個笑話,連帶著所有接觸的人都變成一個笑話。

? ? 而他也能料到,今天林潔鈺也不可能會出現,高傲如她,怎么可能盛裝出席來讓人笑話!

? ? 所以,兩人放佛心有靈犀般同時消失不見。

? ? 逃婚也比她大鬧婚禮造成的影響弱許。

? ? “都大半天了,人呢?讓你們這些廢物找個人都找不到,我養你們做什么?”林嘉承怒不可遏的扯了扯領帶,隱隱之中好像有什么不祥的感覺浮現。

? ? “看來老弟,今天這場訂婚典禮孩子們一起給我們開了個玩笑啊。”陳總面露苦笑,到場嘉賓也悉數入座,看來他們是真的不準備出來了。

? ? 林嘉承輕嘆,“走吧,去給貴客們解釋解釋,這樣干等著也是笑話。”

? ? “也好。”

? ? 兩人一同走上儀式臺,四周應酬交際的賓客見狀,也是漸漸安靜下來。

? ? 林嘉承面帶歉意,拿著話筒,聲音也是不乏帶著些許嘶啞,“讓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前來參加小女的訂婚儀式,我林嘉承在此代替林氏感激各位的蒞臨,只是,小女和女婿似乎想要給我們一個驚醒,準備一起錯過這場訂婚,想要略過此舉,直接結婚了啊。”

? ? “是啊,林老弟,我們也就不這么麻煩了,孩子們想要干脆一點,我們何必阻撓。”

? ? 兩人一唱一和,氣氛有些微妙,有人掩嘴笑而不語,有人點頭附和巴結。

? ? 偌大的會場,竊竊私語的音量已經遮掩過飄散而來的婚禮進行曲。

? ? “看來你大伯快氣瘋了。”

? ? 林沁噯看向站在自己身側的母親,嘴角輕揚,“這場好戲還沒那么快結束。”

? ? 兩人心照不宣的望著從臺上走下后面無表情的林嘉承,笑意在臉上綻放的更為燦爛。

? ? 只是,還未來得及多享受這種愉快的氣氛,林沁噯高揚的嘴角隨著莊園外一輛破爛的現代轎車駛入后漸漸崩裂。

? ? 林潔鈺來了?

? ? 她眉頭微蹙,想不通她出現的目的。

? ? 而讓她詫異的無非就是林潔鈺竟然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高調出現了。

? ? 紅艷的地毯上散落著片片嬌艷欲滴的紅玫瑰,兩人雖然衣衫有些略顯平常,可是俊男靚女的組合,特別是那自然而然散發的優雅氣質,就這般相攜走過,也不知扼殺了多少菲林。

? ? 顧以辰湊到她的耳側,笑意略深,“我覺得迎面走來的這個男人,下一動作會是給你一巴掌。”

? ? 果不其然,當林嘉承看見出現后的林潔鈺過后,心口懸起的心臟有那么一瞬間的放松,可是沒想到下一步,她竟然挽著一個陌生男人的手走進了會場。

? ? 在全場上百位名門達官面前,狠狠的給了他一個耳光,她出軌了,還領著野男人毫不避諱的來了訂婚儀式上。

? ? 林潔鈺不躲不藏,等著男人盛怒之下給的耳光,卻發覺意料之中的疼痛沒有到來,她抬頭,正正的對上頭頂上的另一只手。

? ? 顧以辰緊緊的握住男人的手,一如既往笑的溫柔,“你應該是她的父親吧,既然如此,我應該尊稱你一句岳父大人。”

? ? “滾,這里沒你的事。”林嘉承目光如炬的瞪著林潔鈺,“你給我進來。”

? ? “爸,這是我的訂婚儀式,少了男主角,那還怎么繼續下一步。”

? ? “你的男主角是陳景然。”他吼。

? ? “陳景然他已經離開了,搭乘今早最早的一班飛機離開了B市。”

? ? “縱使如此,越過訂婚,你們直接結婚。”

? ? “爸,你覺得我會稀罕一個跟林沁噯廝混過的男人嘛?”林潔鈺細長的眼尾妖冶的掃過一臉看好戲的女人,話里放佛帶刺一般毫不見血的刺進林沁噯的心口。

? ? 見她面上的從容瞬間碎裂,林潔鈺再一次挽上男人的手。

微信篇幅有限,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聲明:小說我們會定時刪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記得關注加收藏原文鏈接方便下次閱讀,謝謝大家)

二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