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那一晚后,我迷戀了上善良的小姨子

教你扎好頭發2020-04-26 23:29:36

第一章 為你好好治療一下!

夜,漆黑如魔咒。

皎潔的月光被厚重的窗簾遮蔽,酒店套房臥室里亮如白晝。

伴隨著一陣高跟鞋急促的腳步聲,黑色的長裙擺動,旖旎的氣息滌蕩,一雙精致白皙纖細的腳踝,沈淺快步在走廊里疾走。

高檔的大酒店走廊,金色的燈光照耀下,顯得更加奢靡華貴。

但后面不遠處,人聲涌動。

“那個女人呢?都打藥了,不可能走遠!”

“一定要抓到她,不然回去沒辦法交差!”

一陣陣嘈雜的聲音后,沈淺倒吸冷氣,卻發現自己已經誤打誤撞的來到了走廊最里面,無路可走,情急之下,只好推了推兩側的房門,見一扇門可以推開,不管不顧的探身進去。

關上了房門,她緊張的氣喘吁吁,卻仍舊不敢放松警惕。

外面的人找了一圈,還在納悶,“咿,明明看著她來這邊的,怎么可能沒有呢?”

有人建議挨個房間搜查,卻被領頭的劈頭蓋臉的捆了一巴掌,“不知道這里都住著些什么人嗎?”

能在皇宮頂層入住的,都是既富且貴之輩,若是驚擾到了,可不是他們這些人能招惹得起的!

一直聽到外面的人聲漸漸消退,沈淺一顆紊亂的心,才慢慢的松了口氣。

不知道是房間暖氣的緣故,還是被注射的藥物作用,她感覺渾身異常燥熱,粉嫩的臉頰上,也泛起了異樣的潮紅。

沈淺不自覺的扯了扯衣領,考慮著,什么時候出去才算保險時,耳后卻傳來一股溫熱的氣息,接著,男性低醇冷冽的聲音劃來——

“你是誰?”

她驀然一驚,突然轉身,高跟鞋沒有站穩,整個人向前滑去,直接撞入了一個結實的胸膛里。

沈淺一愣,感覺到手指觸碰到硬邦邦的肌肉,慌忙下意識的抬起頭,看到一張俊美如斯的臉龐。

男人像是剛剛沐浴完,赤著精壯的上半身,下身只系著一條浴巾,高大的身材將近一米九,絕對標準的堪比男模。

倏然,氣氛變得有些曖昧,沈淺別扭的視線從男人身上收回,尷尬的笑了笑,說,“那個,誤會啊,誤會……”

她說話時,從男人身上啟開,并往后退了兩步。

陌寒生俊逸的輪廓略顯陰沉,清冷的眼眸瞇注視著女人,微微瞇起,漫步上前,將她正好壁咚在門板上,頎長的身影籠罩而下,遠山般的濃眉皺了起來。

修長的大手溫度冰冷的端起沈淺的臉,陰冷的聲音如寒風驟起,“我問你是誰?誰讓你進這個房間的?”

“我……”

沈淺不知如何作答,該告訴他自己被迫回國,卻無奈剛下飛機就遭遇了他人暗算嗎?

猶豫作答時,藥物在身體里起了作用,灼熱的溫度炙烤的她嗓子發緊,臉色也越發的潮紅,就連眼眸也跟著迷蒙起來。

看著面前的男人,尤其是那壁壘分明的肌肉,性感的人魚線,她忍不住的狂噎口水。

難受的身體像有無數的螞蟻在蔓延攀爬,一瞬間,她控制不住的朝男人伸出手,綿軟柔弱的手臂纏上男人的脖頸,整個人朝著他貼了過去。

理智讓沈淺遠離這個男人,但身體卻像著了魔,怎么都不受思維控制。

誠然,她還未等靠近男人的胸膛,便被他嫌棄的一把狠狠推開。

沈淺絲毫沒有反應,柔弱的身體重重的被摔到門板上,發出‘砰’的巨響。

外面徘徊在走廊上的幾個人,聽到聲音也急速的趕了過來。

沈淺驚魂未定,又聽到聲音,立馬嚇得屏息凝神。

陌寒生也注意到她的反應,隱隱的勾了下唇,“躲人?”

她快速的點點頭,下一秒,纖弱的身體卻被男人一把撈起,他骨節修長的大手正要轉動門鎖時,沈淺突然反手緊抓住他的手,嗓音輕柔。

“求你了!”

男人俊朗的身形有著輕微的滯動,卻在片刻后,唇角劃出更為冷冽的弧度,他打開門,抓著沈淺的手臂徑直將她推了出去。

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嫌棄的宛如在丟一個垃圾。

房門未等關閉,沈淺卻注意到里面墻壁上掛著的一身軍裝,頓時靈機一動,當即道了句,“你是軍人吧?”

注意到男人關門的手臂發怔,沈淺知道自己說對了,又接著說,“軍人保護弱小和平民,不是正常的嗎?”

說著,她趁走廊上那幾個人不備,直接推開男人,再度闖了回來。

有種虎口脫險的感覺,沈淺不住心臟砰砰狂跳。

男人轉過高大的身影,沈淺渾身發熱,就連呼吸都是燙人的,她喘息的呢喃道,“就一會兒,求你了……”

說話時,她難耐的舔了舔紅唇,聲音也在不經意間變得極其軟魅。

看著女人斜身依著墻,近在咫尺,陌寒生微微的瞇起了眼睛。

不得不說,這女人確實是個尤物。

無論身材還是臉蛋,還有那誘人的身體……

他宛如天袛的俊臉緩緩靠近,忽然執起沈淺尖尖的下巴,輕聲冷道,“你被人下藥了?”

此時的沈淺大腦幾乎沒了神智,混亂的全靠意念支撐,難耐的靠上男人的身體。

微微的揚起紅唇,喘息,“你,你怎么知道的?”

“呵!”他的笑聲清冷,聲音像是深埋在地窖的一般。

沈淺突然覺得身體一輕,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等反應過來時,她已經被陌寒生攔腰抱在懷中,穿過走廊,徑直走向了套房里側的房間。

她無骨的小手輕撫著他的手臂,語調都幾乎不穩,“你這是干什么?”

“當然是為了給你治療一下了!”男人冰冷的聲音帶著戲謔的味道。

沈淺深呼吸,體內像焚了一團烈火,怎么都得不到平息。

男人將她扔到軟軟的大床上,不等沈淺有反應,他快速的覆下身朝著她唇吻了上去。

他冰涼的薄唇像一捧清泉,將甘渴的她得到饜足,沈淺控制不住的嚶嚀出聲,卻覺得身體里的躁動更加旺盛。

“知道你現在最需要什么嗎?”低啞的聲音,在她耳畔縈繞,馥郁著他身上清淡的沐浴露香氣。

沈淺神志不清,美眸混沌,“什么?”

“男人!”

伴隨著他聲音落下,陌寒生霸道的打開她的身體,突如其來的沖撞直擊沈淺心肺,只覺得猛然一瞬,伴隨著撕裂的痛處,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充盈全身。

“啊,好痛……”

她痛苦的手指依附著身下的床單,耳旁聽到男人更加魅惑的嗓音,帶著一絲滿意的味道。

“竟然是第一次?呵……”

陌寒生勾起邪魅的唇,迅猛的一個欺下,快速舔舐著女人精致的鎖骨。

一陣曖昧的春色,在房間里激蕩上演。

第二章 她已經和我睡過了!

轉天,陽光明媚,絢爛的陽光通過窗簾縫隙照在房間毛茸茸的地毯上。

疼……

全身就像被重車反復碾壓,每根骨頭都散了架般劇痛。

沈淺揉著睡眼,纖長的睫毛微顫著,轉過身,昨晚的那個人已經早已消失不見。

昨晚的一幕幕在腦中回蕩,她撐著酸痛的身體掙扎著坐了起來,就看到床頭柜上放著的一張白紙。

欠身拿了過來,清雋的筆法蒼勁有力,行云流水般留下一行字,‘特種部隊10……’后面懶得具體詳看,就被沈淺撕碎隨手扔進了垃圾桶里。

昨晚的男人是混蛋,趁人之危,但究其原因,還是那些仇家可惡,竟然給她注射了那種藥!

看來這國內也是個是非之地,她還是盡快辦完事離開比較好!

念及此,沈淺顧不上身上的疼痛,爬起來穿衣服,洗漱后離開酒店。

剛踏出酒店旋轉門,一輛黑色的奔馳轎車駛來,在她近前停下,一個四五十歲的男人,周身的西裝革履從車上走下。

徐世榮來到她近前,恭敬的道了句,“大小姐。”

接著,繞過去,打開了后車門畢恭畢敬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沈淺無奈的閉上了眼睛,深吸口氣后,還是選擇邁步上車。

上車后,徐世榮開始解釋,“抱歉,大小姐,昨天我就應該去接您的,只是夫人說……”

“夠了!”沈淺突然打斷,抬手示意讓他別說了。

有關沈家的一切,她都不想聽。

上午十點左右,伴隨著車子緩緩的駛入坐落于市中心繁華地帶的沈家豪宅。

復古的建筑,有著百年的歷史傳承,藏身高樓林立的中心區域,卻絲毫沒有違和感。

沈淺視線平緩冷淡,看得出來,她對沈家的一切都絲毫不感興趣。

下了車,沈淺邁步推門入內。

一客廳融洽的氛圍,卻在這一刻,戛然而止。

眾目睽睽之下,沈淺平靜自然,從容的邁步往里走,寡淡的臉上毫無表情。

她穿著昨晚的黑色長裙,細高跟的涼鞋,步履間旖旎風情萬種,和白皙的肌膚交匯,黑與白,勾勒的女子魅惑無雙。

她視線平緩的掃了眼眾人,除了那個同母異父的妹妹沈怡然之外,沈家人都在。

略顯寂靜的客廳,這時,伴隨著沈瑩的起身,也有了開口的趨勢。

她掃了眼女兒,開口對家里保姆道,“李嫂,送大小姐回房休息,再準備下晚上的宴會。”

“是的!”

接著,保姆來到沈淺近前,低聲道,“大小姐,請上樓。”

沈淺卻避開了保姆,徑直走向沈瑩。

這個當年生下了她,就和父親離婚,二十幾年對她不管不問的女人,甚至在父親過世后,都未曾找過她的狠心母親,沈淺滿含怨怒。

但此時,她這次歸來,卻與這些陳年舊事無關,她上前幾步,淡道,“我這次回來不是陪著你參加什么宴會的,直說吧!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再不干涉我的生活!”

沈瑩轉身看向她,凌冽的柳眉中,徒升起幾分怒意,“你是我沈瑩的女兒,是沈家的大小姐,就算你不愿意承認,但這也是永遠都改變不了的事實!”

她諷刺的扯了扯唇,當她小時候需要媽媽的時候,這個狠心的女人怎么不帶著這句話來到她身邊呢?

將全部的酸澀盡數壓在心底,沈淺仰起頭,美眸顫動,“所以呢?”

“促成沈陌聯姻,嫁給陌氏的繼承人。”輕微一頓,沈瑩又補充了句,“具體的晚宴上談。”

話音未落,就看到沈淺倔強的轉過身,徑直朝著玄關走去。

一道輕飄飄的女聲,在身后方響起——

“你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你有為周邊,所有和你有關系的同事朋友想過嗎?他們的處境……怕是不太好了吧!”

直接的威脅,明顯的警告。

讓沈淺不得不腳步停滯,眸色幽沉。

晚上七點,市中心金碧輝煌大酒店。

包房里,沈家人均已到齊,對方卻姍姍來遲。

遲到了近一個多小時,來的還是上了年紀的女秘書。

穿著正統的女士西裝,戴著邊框眼鏡,一進來就要看看沈氏傳聞中的大小姐。

然后,就審視的目光在沈淺身上逡巡,最后,才緩緩的道了句,“要做我們陌氏集團的少夫人,需要先檢查一下身子才行。”

話落,沈淺頓時就有種想要起身離席的沖動。

卻不曾想,女秘書還單單的解釋了句,“聽說沈小姐在國外長大,受西方開放教育影響,我們必須先檢查,才可安心。”

“檢查什么?”沈淺強壓怒火反問。

女秘書面不改色心不跳,直說,“是否完璧。”

“具體點說呢?”

“是不是處、女。”

沈淺猛地站起身,沒在說什么,但清冷的目光掃向了沈瑩。

不得不說,女秘書的話也刺激到了沈瑩,她此刻的臉色也十分難看,正要說什么時,包房門卻被推開了。

一道頎長的身影從外面走了進來,高大挺拔,一身的軍裝,單手拿著軍帽,猶如王者般的氣勢凜然,俊朗的五官在包房柔和的壁燈映襯下,狹長的眼眸略顯迷離深邃。

他一進來,沈淺就愣住了。

怎么會是他?昨天晚上那個男人!

陌寒生神情冰冷,挺拔的鼻梁在眼角內透射陰影一片,簡單的往包房里一站,猶如將全部光線集中在他一人身上。

他陰冷的視線環顧四周,最后落到了沈淺身上,深深的睇了她一眼后,轉向了女秘書,沉聲道,“如果是她的話,就不用檢查了!”

女秘書一愣,忙說,“可是陌先生……”

“她已經和我睡過了,具體的我很了解。”

清淡的一句話,說的云淡風輕,卻讓在座的人大吃一驚。

沈淺更是如墜深淵,臉上的表情尷尬到了極限。

第三章 娶不娶我?

回到沈家,沈瑩盱衡厲色的瞪著女兒,“沈淺,你是在國外長大的沒錯,但我沒想到你竟然這么放縱自己!”

她怒目切齒,高高的揚起了手腕,“男女關系這么混亂!沈家的臉都要被你丟盡了!”

巴掌終究沒有落下,卻狠狠地攥緊了拳頭。

沈淺眸色微瞇,冷然的嗤笑出聲,“沈家?從什么時候起,你承認過我是沈家的人了?”

沈瑩氣的胸膛起伏,“承不承認你也是我生的,這里就是你的家!”

“哦?是嗎?”沈淺淡然聳肩,眼中泛起的不屑更顯涼薄,“那我從小到大需要母親的時候,你在哪里?我爸爸病入膏肓急需用錢醫治的時候,你又在哪里?所謂的沈家又在哪里?”

沈淺精致的容顏上蕩漾的笑容更顯凄涼,“為什么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可以消失不見,當你和你的沈家需要我的時候,我就要舍棄一切呢?”

看著女兒擦肩而過,沈瑩竟被駁的啞口無言。

這個叱咤商場的女強人,卻在這一刻,在自己的親生骨肉面前,飽嘗了滿滿的挫敗感。

午夜,沈淺輾轉難眠,下樓找水喝。

卻不慎在途徑書房時,聽到了她這輩子都不想聽到的談話。

“老爸,沈淺真的會放棄繼承權嗎?”

這道嬌柔的女聲,來自她那個同母異父的妹妹沈怡然。

接著,一道低沉的男聲響起,“當然了,你沒看見陌家的人怎么羞辱她的,依她那種性子,怎么可能接受這種婚姻?不接受最終的結果,就是在放棄繼承權文件上簽字,到時候沈家的一切,就都是你的了!”

沈怡然愜意的笑了笑,“除了沈家,我還想要陌寒生啊!他太帥了,又是軍區少將,還是陌氏集團的繼承人,這樣的人選,最適合做我未來老公了!”

“好,好,都是你的,只是在等幾天,等沈淺耐不住性子了,等她簽了放棄繼承權的時候,不能心急!”

這道女聲,來自于沈家的女主人沈瑩。

“嗯,為了這一切,我就在等等……”

沈淺就站在門外,言猶在耳。

一瞬間恍然,這并不是所謂的逼婚,而是借著逼婚的幌子,讓她放棄繼承權。

接下來,好順理成章的將一切都交給沈怡然。

她扯了扯譏諷的唇角,仰起頭,心中卻被一股酸楚的滋味噙滿。

這就是她所謂的家,所謂的親生母親,竟然聯合起來設了個套,等著她往里跳……

沈淺轉過身,卻只覺得胸口傳來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劇痛,疼到了難以呼吸的地步。

腳步艱難的回了房間,倚著門板的身體滑動,癱坐在地板上,腦中回蕩著這些年的一幕幕。

當初父親病入膏肓,急需十幾萬的手術費,她回到了沈家,沈怡然趾高氣揚的對她說了句,‘跪下求我!’

一向心高氣傲的沈淺,為了父親,她照做了。

屈辱的雙膝貼近地板的一刻,她將自己一切的尊嚴都拋下,只希望這個所謂的家,能略微的施以援手。

但結果,卻只得到了沈怡然嘲諷的冷笑。

她說,‘想要從沈家拿錢救你爸爸,做夢去吧!’

那句話,時至今天,一直刻印在腦海里,無法抹去。

現如今,父親早已和她天人永隔,沈家人竟然還想利用她,簡直做夢!

她不會讓他們得逞的!絕不!

翌日,軍區訓練場。

清早的操場上,一排排赤著精壯上半身的男人,在奮力的做著俯臥撐,最前面一排,每個人身上坐著一位教官。

而為首的,則是俊美如天袛的男人,冷沉的俊臉上,陰冷的毫無表情,卻在視線劃過某處時,一抹詫然從他銳利的鷹眸中閃過。

他注視著不遠處出現的嬌弱身影,唇角不悅的緊了緊。

這個女人怎么進來這里的?

豁地起身,道了句,“休息五分鐘!解散!”

伴隨著滿操場幾十人齊刷刷的起身,動作整齊劃一,沈淺不禁贊嘆,果然是軍人,行事作風都這么嚴謹。

下一秒,一道巨大的力道猛地襲來,拖拽著她進了大樓。

辦公室里,他視線清冷的掃著她,闊臉濃眉,眸光熠熠有神,像黑夜下流動的光,近距離的注視,讓沈淺還是有些不適應,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

“你怎么進來的?”

他俊臉陰沉,聲音也壓的極地,滿含氣勢。

沈淺仰著頭和他對視,淡淡的回道,“我說是你的未婚妻,他們就讓我進來了。”

未婚……

陌寒生明顯的黑眸閃了閃,不怒反笑的看著她,倏然,唇角彎出極淺的弧度,一步步走向她,將她逼向墻角,毫無退路時,方才一字一句道,“這么說,你是同意結婚的提議了?”

沈淺看著他,美眸婉轉,“同意談不上,我只是想聽聽陌先生的意思。”

“你指的什么?”他盯著她,不知不覺間沈淺的臉頰微微泛紅,像三月的桃花,尤為俏麗。

“你想娶我嗎?”她聲音極低。

突然在一個萍水相逢的男人面前問這些,沈淺的心里尤為忐忑,瞬間,臉頰變得更紅了。

軍靴在地上慢慢的敲出聲音,時間在一點點流逝,就在沈淺被憋得有些窒息的時候,他忽然唇角劃過邪魅的笑容,緩緩開了口,“是你的話,可以考慮。”

睨著眼斜著她,強調里帶著罕見的輕柔,讓沈淺心臟猛地一緊,臉紅的宛如火燒。

她呼吸一緊,又道,“你不是軍人嗎?軍人不應該干脆一點嗎?到底是想娶還是不娶,痛快一點!”

陌寒生忍不住一笑,抬手撐在了她腦側,忽然抬起她的下巴,看著她柔軟的唇瓣,快速的俯身吻了上去。

陌生的男性氣息包含著煙草的味道貫穿沈淺的心肺,她錯愕的瞠大了眼眸,看著面前放大的俊臉,腦中轟鳴一片空白。

在放開她的一瞬,他低啞的聲音也在她耳畔響起,淡淡的,卻帶著篤定的味道,“娶!”

沈淺從驚鴻中掙脫,莞爾一笑,“好,那你現在跟我去個地方!”

驅車回了沈家,面對著滿屋子的人,沈淺從容挽著陌寒生的手臂,兩人站在客廳里站定,她淡笑道,“我決定了,和寒生結婚!”

第四章 以后叫我姐夫

此話一出,所有人嘩然。

包括沈瑩,和丈夫歐建雄,神色微愣住了。

乃至正好走下樓的沈怡然也突然一驚,還站在樓梯上,就慌忙的走了過來,上前道,“寒生哥哥,你真的要和我姐姐結婚了嗎?”

她那單純的模樣,清麗的臉龐上,若隱若現的一絲失落尤為鮮明。

就連嗓音也嬌滴滴的,好像嗓子里含了糖,道出的聲音忍不住讓人身體都酥了。

面對所有人的驚詫和隱隱的嘩然,陌寒生對此熟視無睹,他面色沉冷,腳步穩健,一步步來到沈怡然面前,高大的身影,瞬間將她籠罩在挺拔的陰影之下。

伸出的大手輕撫著她的腦袋,動作極輕,滿含柔情,但聲音卻冷冽低沉,只說,“是啊,我要和淺淺結婚了,以后就是你的姐夫了!”

沈怡然錯愕不已,如遭電擊般僵在了那里。

她嘴里小聲呢喃著,“寒生哥哥……”

他卻再也不予理會,陰郁的眼眸中,找不出方才一絲一毫的溫柔,亦或者,他的眸子里,就從未有過類似的柔情!

側身又繞到沈淺身側,他握住了她綿軟的小手,看向了沈瑩和歐建雄,“伯父伯母若是沒有意見,我和淺淺就去拜訪我父親了。”

沈瑩急忙從尷尬的情緒中掙脫,連忙微笑,“沒意見,當然沒意見了!”

從沈宅出來,沈淺總算松了口氣。

不管怎么說,總算扳回一個回合。

想利用這次的逼婚,讓她放棄沈氏的繼承權,怎么可能,她沈淺可沒有那么好欺負!

她緊了緊拳頭,卻在這時,一只溫熱的大手攬上了她的纖腰。

陌寒生似是感知到了她的情緒,俯身薄唇湊到她耳邊,低沉的聲音滿含撫慰的氣息。

“和自己家人作對,你和他們關系不好嗎?”

溫熱的氣息在耳畔縈繞,瞬間平添了幾分曖昧的味道,沈淺只覺得脖頸處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扯唇冷笑的同時,從他懷里閃躲開。

“我沒有家人,他們也不是。”

留下了這句話,就徑上了車。

看著她疾步的背影,陌寒生的眼底衍出一種復雜的情緒。

接下來是去拜訪陌家。

陌氏是醫療企業,在國內極聚盛名,旗下有幾十家私人醫院,名醫云集。

而沈氏又是幾代從醫,有著百年傳承的醫世家族,這也是為何單單要兩家聯姻的一大根本原因。

驅車抵達市中心的安仁醫院。

這是陌氏集團下屬最大的醫院,也是本市,乃至全國最出名的三甲醫院。

頂層的院長辦公室里,見到了陌氏集團的董事長,也是安仁醫院的院長陌懷文。

五十多歲的模樣,氣質文雅,神態威嚴,一舉一動間都影射著掌控全局的氣魄,絕非泛泛之輩。

沈淺初次見面,為表示友好,禮貌的上前行禮,“陌伯伯,您好。”

一側的陌寒生就顯得隨意了很多,輕聲介紹說,“爸,她就是沈淺。”

男人審視的目光在沈淺身上盤旋,片刻后,才有了開口的趨勢,突然開腔,聲音難免有些清冷。

他說,“沈小姐,恕我直言,對未來的兒媳婦,我沒有過多的要求,唯一一個,就是要有足夠的能力。”

至于這個所謂的能力,到底指的是什么,沈淺很快得到了證實。

陌懷文遞給她一份病例,待她打開翻閱時,他也說,“這位患者肺癌晚期,需要做腫瘤切除手術。”

“不僅僅是腫瘤切除,而且還是肺加上胸膜全切。”沈淺查看病例后道。

陌懷文幽深的視線看向她,“沈小姐有把握嗎?”

“您的意思是……”

“從現在開始,他是你的患者了!”陌懷文態度鮮明,這就是一道測試題,如果沈淺的手術成功了,也就通過了他的考核。

突如其來,讓人猝不及防。

陌寒生掃了眼病例,寒眸急速的縮了縮,“爸,這……”

話沒等出口,就被沈淺攔下了。

她纖白的柔荑覆上他骨節分明的大手,清淡的美眸里,信心十足,篤定的目光看向陌懷文,淡道,“陌伯伯既然這么決定,必定有您的道理,我們做小輩的,聽從就是。”

陌懷文淺然一笑,這個女子,倒是很懂禮數。

擇日不如撞日,轉瞬安排的手術,讓陌寒生的俊臉上染上了幾分薄怒。

沈淺換了手術服,和同組的手術醫生護士打了招呼后,便開始準備手術。

這是一場開放式觀摩手術,除了陌懷文之外,還有數十位院方資深教授,霎時間,氣氛如臨大敵,每一位老教授臉色凝重,秉承著替陌氏好好挑選少夫人為己任,認真負責。

沈淺手法嫻熟,快速的為患者開胸后,開始肺部全切,加上胸膜惡性腫瘤,每一步都需要異常小心。

但她技術純熟,熟練的操刀,讓樓上觀摩的每一位教授看的目瞪口呆。

接下來,大半個胸腔必須全部掏干凈,還要術側填充,防止縱膈移位,這對每一位胸外科的醫生來說,都是巨大的挑戰,但對沈淺來說,卻不過是稀疏平常的小手術。

異常費時的手術,她只用了不到一半的時間,就做完了,而且手術圓滿成功。

刷新整個醫學界的新高。

令陌懷文忍不住起身,為她鼓掌,并對其他人說,“這就是我陌氏的兒媳婦,也是未來陌家的少夫人!”

得到了陌懷文的認可,也算是不虛此行,沈淺微微嘆息,禮貌的行禮過后,轉身去換衣服。

陌懷文卻對兒子說,“晚上,帶她一起去晚宴吧!”

陌寒生看了看父親,清冷的神情沒有多少變化,只是漆黑的眼眸注視著沈淺離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五章 別打她主意!

晚上八點,皇宮大酒店門前。

一輛銀色的路虎攬勝在一道近乎完美的飄逸后,緩緩的駛入了停車位。

一身手裁西裝的陌寒生率先下車,繞過來,打開副駕駛的車門,伸出左手將手背遞到了里面女人的面前。

這是沈淺第一次見他不穿軍裝。

短短的相識,只見了差不多四次面,除了第一次的身無寸縷,到現在的西裝革履,恰到好處的掩飾了這個人無所不在的銳利,反襯的越發溫潤如玉,猶如謙謙君子一般。

“下來。”

見她微微發愣,他輕聲的提醒了句,微笑清雋,立刻引起了四周記者的一陣騷動。

眾所周知,陌氏繼承人是某軍區少將,身份顯赫,又帥氣的堪比天人,是本市第一的黃金單身漢!

向來低調冷漠的他,今天出席晚宴竟然還帶了女伴?必定引來媒體一陣不小的騷動!

記者們的鏡頭紛紛對準車門里的沈淺,興奮的難以言表。

沈淺無奈的深吸口氣,將手緩緩的交給他,神色冷淡的下了車。

兩人在人前站定,微笑的配合著大眾拍照的需求。

她長發披肩,身上穿著紅色的及踝長裙,凹凸有致的將曼妙的身姿呈現,因為下車的緣故,裙擺擺動,旖旎的氣息盡顯,宛如妖精的輪廓上,美的逆天。

記者們狂按快門,一時間,兩人成了當晚的主角。

喧鬧的酒店大廳里,璀璨的水晶吊燈浮華奪人眼,清脆的碰杯聲不絕于耳,和著男男女女的歡笑聲,隔絕了外面夜幕的低沉和蕭冷。

“看的出來,你的醫術很不錯!”陌寒生側身看著她,語氣溫和沉靜,仿佛剛剛的陰郁略微的淡去了些。

沈淺迎著他的目光,淡然一笑,“多謝陌先生夸獎,不過是略懂皮毛而已。”

陌寒生隱隱勾唇,隨手從侍者手里端過一杯酒,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把玩著,“能把那么高難度的手術做到出神入化的,想必國內也沒有幾人。”

他雖然不懂醫術,但是,能讓父親如此心悅誠服的,勢必不簡單。

沈淺無謂的扯唇,“如果之前,那是一份你們陌家審核兒媳婦的試卷話,我還想說一句,人命不是兒戲,妄陌先生和陌董以后三思。”

就在此時,不遠處傳來了一道清澈的男聲——

“寒生!”

兩人同時尋聲看去,就看到一道修長高大的身影朝著他們快步走了過來。

男人在兩人面前停下,看到沈淺,璀璨的眼眸流光劃過。

他驚呼道,“我沒有看錯吧!寒生竟然在和女人聊天?”

旋即,男人哂笑了下,“這位小姐好面生,寒生,不介紹一下嗎?”

陌寒生看了他一眼,才慢條斯理的開了口,介紹說,“這是我朋友,濮陽浩。”

“這是……”他頓了下,意味深長的睇了沈淺一眼,清了下嗓子,才繼續,“這位是沈淺,沈家的大小姐。”

沈淺莞爾淡笑,卻掩飾不住的心跳加快了幾分,她剛剛差點以為他會脫口而出說成是‘這是我太太’了。

“你好,濮先生。”

“你好,沈小姐。”

兩人相互問候,濮陽浩卻別有深意的看著沈淺,眸色帶著復雜的情緒。

他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面前的女人,沈家大小姐,想必是出身名門,而且面向可人,顏如渥丹膚塞凝雪,氣質出眾,絕對難得的美人,也難怪一向拒人千里之外的陌寒生會如此上心了。

濮陽浩又說,“不知道沈小姐從事什么工作?”

沈淺動了動唇,還沒等說話,又被濮陽浩攔下,“先別說,讓我猜猜……”

他視線在沈淺身上周旋,最后,掃向了她的手,似是注意到了什么,不禁溫和一笑,道,“沈小姐也是一位醫生吧?”

沈淺倒是不意外,只是平和的點點頭,“濮先生好眼力。”

“不知道沈小姐在哪所醫院就職?”他繼續問。

這一次,卻被陌寒生攔下,他的嗓音溫厚沉實,只說,“普通醫生而已,有什么好打聽的。”

說話時,幽深的眼眸緊緊注視著濮陽浩,言外之意,要獵艷,去一邊,別打她注意。

濮陽浩唇角輕微一瞥,冷哼了下,用眼神遞了他一個鄙夷的神色,隨之和沈淺微笑告別。

等他走了以后,陌寒生才淡淡的解釋了句,“他是一位軍醫,醫術也是極好的。”

沈淺低了低頭,輕回了句,“嗯。”

之后的時間里,兩個人簡單的聊了幾句,就有其他借此想攀關系的人,過來和陌寒生寒暄聊天。

沈淺也盡快抽身,去了一側角落,安靜的一個人喝著香檳,仿佛四周的喧囂,和她再無瓜葛。

晚宴的舉辦方是陌氏集團,陌懷文在大屏幕中,播放了下午沈淺的手術視頻。

在眾人為執刀醫生出神入化的醫術嘆為觀止時,陌懷文沾沾自喜的介紹道,“諸位,實不相瞞,這位主刀醫生,正式寒生的未婚妻沈淺小姐。”

此時的沈淺徘徊在宴會一角,無心其他,沒有注意到人群中的驚呼和雀躍。

但濮陽浩卻忍不住吃驚,過來詢問,“寒生,這手術就是剛剛那位沈淺小姐做的?”

陌寒生神色淡漠的端著酒杯,微抿了一口,放在口中細細品味,喉結滾動,才悉數吞下。

看著他不動聲色的樣子,儼然是默認了。

濮陽浩繼續問,“你未婚妻?”

“是。”這一次,他回答了。

“我的天啊!這醫術,太神了!而且看手法,好像是那位大師的徒弟呢!”濮陽浩興沖沖的,不難看出,沈淺的醫術引起了他濃厚興趣。

陌寒生側身將杯子放進路過侍者的托盤里,微微眼眸低垂,衍生出的冷冽渾然天成,掃著身側的男人,淡道了句,“別打她的主意。”

濮陽浩朝著他嗤鼻,“知道了!你未婚妻嗎?不會搶的!”

看著濮陽浩仍舊癡迷大屏幕中的手術視頻,陌寒生轉過身,深邃的視線在大廳內逡巡。

卻沒有找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而此時,一道嬌柔的女聲,卻在他耳畔響起——

“寒生哥哥……”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發到這里啦!

長按識別下方二維碼可以繼續閱讀哦~

二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股票入门免费教学视频 云南11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深圳风采开奖公告 哪个平台有贵州十一选五的台子 湖北11选5走势图号码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安徽快3走势图一定牛 云南11选5智能选号 喜乐彩票下载安装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澳大利亚股票指数 75秒时时彩怎么玩能赚钱 上海快3开奖一定牛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山东11选5前一玩法 快乐双彩走势图2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