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別怕,我不會弄疼你!“

繁華Life2020-04-27 03:38:23

葉清輕手里端著一杯紅酒,小心翼翼地坐在人群后面。


前方是華美的舞臺,紅色的長毯從樓梯一路鋪到門口,無數身著優雅禮服的貴婦跟小姐行走在上面,面帶微笑的交談。穿著黑色馬甲的侍者在人群中穿梭。


這明亮美好的一幕,跟葉清輕關系不大。


她今年已經快要三十歲了,這是她母親劉佳原的五十二歲生日宴會。


葉清輕身上穿著一件灰撲撲的禮服,即使臉上帶著和善的微笑,也沒有幾個人上前搭話。而不遠處,一個面容遠不如葉清輕的年輕女人,卻在游刃有余地談笑風生。


葉清輕抓緊了自己的裙擺。


那個女人叫葉清靈,是她的……妹妹。


葉家是名門大戶,二十九年前的一個冬天,葉清輕在全家人的祝福中出生,但是她還沒有來得及享受一個富家小姐該有的待遇,就被她父親葉寧叛變的下屬擄走并拋棄了——后來她被一戶貧困人家收養,直到二十二歲,才被葉家找回去。


她一直渴望著的親情,卻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個樣子。


在她失蹤后,葉家父母曾經多處尋找過她,后來劉佳原因為過度擔心患上了心律不齊,一度暈厥,葉寧就從孤兒院收養了一個小女孩——也就是她現在所謂的妹妹,葉清靈。


二十二歲的葉清輕回到了葉家,卻自卑地發現,自己只是一個動作粗俗、不堪入目的女人,反觀葉清靈,長久的富家小姐生活,將她原本清秀的面目襯托得更加有氣質。


兩個人之間就像是被施加了什么魔咒,即使葉清靈被認了回去,命運也依然沒有旋轉——葉清靈高貴典雅,葉清輕卻頻繁丟臉,久而久之她成了圈子中的一個笑話,人人都知道,葉家失蹤多年的大小姐,是個連禮儀都不懂的笨女人。


如今葉清輕已經快要三十歲,在葉家活得依然像是個隱形人。


她深吸一口氣,慢慢地朝著劉佳原的方向走了過去。


已經五十多的女人保養得當,一張臉上連點皺紋都看不到,正背對著她跟一個富家小姐說笑。就在葉清輕即將到達她身邊的時候,一只雪白的手臂忽然擋在了她的面前。


葉清輕一頓,抬頭就看見了葉清靈笑意隱隱的臉:“姐姐,媽媽在談事情,你有什么事兒就跟我說吧。”


葉清輕局促的抓住了衣擺,她的自卑讓她連大聲說話都不敢:“我之前……學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鋼琴,我想要給媽媽……彈奏一曲,做生日禮物。”


葉清靈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她抿了一口酒,笑道:“這點小事兒,姐姐你不用去麻煩媽媽了,我去給你安排吧。”


葉清輕感激地笑了笑,剛想要轉身離開,葉清靈卻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姐姐,你先去換件衣服吧,這件衣服太老套了。”


葉清輕愣了一下,順從地點了點頭,然后上了二樓。她嘆了一口氣,從衣柜中拿出了一件色澤鮮亮的禮服,把身上的那套換了下來。


就在這時候,她忽然聽到門鎖落下的聲音。


葉清輕心頭多了一點不好的預感,急忙想要開門出去,但是讓她沒想到的是,門鎖竟然被從門外反鎖上了,她抬手用力的拍了拍門:“誰啊?!開一下門可以么?!”


門外傳來一聲冷笑:“別敲了。”


葉清輕渾身發冷。


是葉輕靈的聲音:“垃圾,活這么大一點腦子都沒有,爸爸為什么會想要把大部分股份給你呢?!”


葉清輕沒有說話,眼神兒有些茫然,爸爸……想要把大部分股份給她?她怎么不知道?


葉清靈怨毒的聲音響了起來:“去死吧,你根本就不配活著!”


葉清輕還沒有來得及說些什么,就聽見了葉清靈踩著高跟鞋離開的聲音,隨后是她的一聲尖叫:“快來人啊!二樓著火了!”


葉清輕不敢置信的后退了一步,滾滾的濃煙不知不覺中已經從門縫中涌了進來,她下意識的想要去開窗戶,卻絕望的發現葉清靈早就已經把窗戶鎖上了,外邊人聲嘈雜,卻遲遲沒有人沖進來救她,葉清輕眼淚一顆顆的灑落在臉上,她難受地跪了下來,呼吸已經快要斷絕了——


聽說人死的時候會有走馬燈,但是葉清輕并沒有大量的記憶,她閉上眼睛,腦海中想的全都是十八歲時候的自己,那時候她還在為了生計奔波,完全沒有想到,二十二歲的自己,會變成了葉家的大小姐,最后淪落到被熏死的地步……


葉清輕感覺自己喉嚨中像是塞進了什么的東西,她難受地咳嗽了幾聲,痛苦地睜開了眼睛。


她有些迷茫的看著周圍,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身體還難受得厲害,她現在躺在一張破舊的小床上,只容得下一張床一張桌子的小房間破爛不堪,但是卻異常整潔,散發著一種洗衣液的清香。


葉清輕張開了嘴,一低頭看見了自己的手。


修長,白皙,卻粗糙得像是五十歲的老人。


她還沒有來得及多想,就有人輕輕敲了敲她的房門:“青青?醒了么?”


葉清輕下意識的應了一聲,眼淚卻不由自主的留了下來。這是她還沒有被葉家認回去的時候的家!外面敲門的那個聲音,是她的養母張芹。


她擦了把眼淚,踉蹌著從床上站了起來,抬頭看了看日歷,現在是她剛過十八歲生日的那幾天——她記得很清楚,十八歲生日過后,她生了一場大病,身體虛弱,甚至口不能言。


葉清輕打開了門,看見了張芹疲憊的臉:“青青,你爸爸讓你去給隔壁李阿姨家送吃的……”


葉清輕呆愣地應了一聲,一邊穿好拖鞋,一邊去了廚房。


這時候她還不叫葉清輕,這對沒文化的養父母,給她取了一個粗糙的‘青青’。葉清輕一邊往保溫桶中添飯,一邊沉思。


她真的……回到了十八歲那年。


葉輕靈的聲音好像是幻覺,但是葉清輕很清楚,是那個女人親手殺了她——她一定會報仇的!


是老天讓她重新活了過來!


葉清輕死死的咬住了牙。既然重來一次,她就不會再讓命運擺布她!


“青青啊,動作快一點。”張芹嘆氣道:“我知道你身體難受,但是媽媽真的不想要去見那對母女……”


葉清輕沉默不語。


先不說葉家,她現在的情況就是個大麻煩。


說起來也是惡心至極,她父親葉豐收,是個底層的工人,沒有什么大本事,卻干出了一件讓人作嘔的事情——對門有戶人家,是個寡婦,帶著一個年紀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兒,叫李倩,母女兩個名聲一直都不好,一來二去竟然跟葉豐收搭上了伙,葉豐收不但常年不歸,還經常回來家暴葉清輕跟張芹,母女兩個苦不堪言,甚至還要被逼著給對門的人家送東西。


張芹一個農村婦女,能夠生活在城市中,自然是低三下四,根本不懂什么叫反抗,那時候的葉清輕也沒有見過世面,一度被李倩當成了奴隸。


但是現在……


葉清輕轉身問道:“媽,我爸現在出去干活了是吧?”


張芹點了點頭,看向葉清輕的眼神兒有些疑惑。她記憶中的女兒,從來都是用劉海兒遮住一大半眼睛,整個人陰暗又低沉,現在雖然身體虛弱,但是腰背挺直,竟然像是個正兒八經的大小姐。


葉清輕點了點頭,將湯跟飯盛在了保溫桶中,出了門。


她敲了敲對面的防盜門,過去了將近四五分鐘,才有人一邊開門一邊不耐煩道:“有病啊你!敲什么敲?!”


開門的正是李倩,身上穿著一件廉價的黑裙子,一睜眼看見葉清輕,抬手就扇了她一巴掌:“讓你敲!”


葉清輕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


李倩早就已經習慣了,過去的葉青青也早就習慣了——但是她葉清輕,一點都不習慣!


葉清輕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一把掀開保溫桶,對著李倩的腦袋就潑了下去!李倩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猝不及防的捂住自己的臉,然后噗通一聲坐在了地上,葉清輕伸手掐住她的臉,低下頭來,過長的劉海兒遮住了她的眼睛:“你給我聽好了,以后見到我最好繞到走……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活成這個窩囊樣子也夠了——”


她一字一頓道:“大不了大家同歸于盡!”


李倩被她嚇得屁滾尿流,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顫抖著捂住了自己的臉,生怕自己毀容。葉清輕冷笑一聲,提著保溫桶轉身走了回去,然后哐當一聲甩上了鐵門。


張芹站在廚房門口,一張布滿皺紋的臉上全都是恐懼:“青青……剛才是什么聲音?”


葉清輕搖了搖頭,一言不發,回到了自己的臥室,然后關上了門。


湯是她親手盛的,她知道溫度,也有分寸,不會燙傷,最多也就是紅腫個一兩天。


她眼中驟然閃過一絲狠厲。


一次死亡讓她知道了太多事情,從前那個懦弱的葉清輕,從今天開始,就會脫胎換骨!


葉清輕稍微調整了一下,打開房門對張芹道:“媽,過會兒爸來敲門,你不要開。”


張芹怯懦地點了點頭。


葉清輕一再叮囑。她太了解張芹了,這個女人從小就開始依賴男人,骨子中的奴性已經割舍不掉了,她故意在門上栓了幾條繩子,打了死結。


但是她半夜還是被醉醺醺的葉豐收打起來了。


粗壯的中年男人皮膚蠟黃,手里抓住掃地的掃把,直接抽在了葉清輕身上,張芹已經挨了幾巴掌,蹲在角落里哭:“我苦命的女兒……”


葉豐收罵罵咧咧的:“讓你去找人麻煩!”


葉清輕咬緊了牙,用手抵擋了兩下,幾條紅痕印刻在她身上,她狠狠的推了一把葉豐收,然后赤裸雙腳跑了出去。她跑下了樓,后面沒有人追過來。


葉清輕光著腳沿著馬路邊走,腳底板很快就被小石子劃破了,她攏了攏頭發,眼中一點迷茫都沒有。現在這種情景,上輩子不知道上演過幾次,她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回到葉家——


葉清輕眼中閃過一次決然,上輩子她被帶回葉家的時候,已經是二十二歲了,早就已經定了形,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扭轉,即使后來她學會了絕大部分富家小姐該有的技能,也已經晚了。


葉清輕漫無邊際地走,不知不覺中經過了一條小巷子,巷口吹來一陣陰風,她搓搓胳膊,想要趕緊走過去,卻忽然聽到了一陣難受的悶哼。


葉清輕腳步頓了頓,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進去。


垃圾桶旁邊躺著一個看不清樣貌的男人,襯衫上帶著斑斑血跡,葉清輕下意識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那男人像是察覺到了她的到來,忽然抬起了頭。


黑暗中葉清輕只看到了一雙眼睛,她抿了一下嘴,蹲了下來:“你受傷了,我現在送你去醫院。”


男人沒有說話。


葉清輕其實懶得管閑事兒,她重生之后不再像是前世一樣優柔寡斷,犯不著為自己惹麻煩,當即站起來想要離開,然而就在這短短的一瞬間,她忽然看見了男人的臉。


鼻梁高挺,一雙濃眉緊緊的皺著,薄唇抿在一起,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一張臉堪稱完美無瑕——葉清輕頓了一下。


她認識這個男人。


上輩子她回到葉家之后,曾經唯唯諾諾的跟在葉清靈身后,看她跟這個男人談笑風生——不,與其說是談笑,倒不如說是葉清靈在單方面的討好他。


祁衍。


祁氏的總裁,凌駕在金字塔頂端的男人,是葉清靈一心想要訂婚的對象。


葉清輕停下了腳步,轉身蹲了下去,用力的抬起了男人的下巴:“我再問一次,你需不需要幫助?”


祁衍原來想等著這個不識好歹的女人自己走開,卻沒有想到她竟然回來了。月色下她一身狼藉,容貌卻是一等一的好看,一雙眼睛烏黑明亮,眉宇卻緊緊地皺在了一起。


祁衍心口一動,與此同時多了點疑惑……這張臉,他好像在哪里見過。


葉清輕問道:“不想去醫院也可以,把你的手機給我,我給你的家人打電話。”


——她看到了祁衍的愣怔。


這也是她想要的效果。葉清輕知道,即使上輩子葉清靈可以做到所有人口中的模范大家小姐,有一件事也是她不得不去面對的——葉清輕的臉,跟劉佳原十足的相似,當時葉清輕被葉家帶回,也是因為有劉佳原的熟人見到了葉清輕。


她想要讓祁衍見到她的臉,再把她的消息帶回葉家。


祁衍收回了目光,沙啞道:“手機在垃圾桶里,撥第二個號碼。”


葉清輕沒有絲毫猶豫,按照他說的做了,與此同時她眼中有些淡淡的疑惑,按照祁衍的身份,怎么會落到今天這種田地?


祁衍閉上了眼睛:“你現在可以走了。”


葉清輕小聲道:“過河拆橋。”


但是她沒有遲疑,光著腳往回走,沒走幾步腦袋卻忽然被什么東西砸了一下,她嘶嘶的喊了一聲疼,回頭一看,竟然是一雙男式的皮鞋。


葉清輕頓了一下,小聲道:“謝謝。”


隨后便穿上鞋子,快步跑走了。走出幾段距離之后,她深吸一口氣,心中有些忐忑。也不知道祁衍究竟有沒有察覺到她容貌上的不對勁兒,畢竟葉家十幾年前曾經丟過一個小姐的事兒上流社會的圈子中都知道。


想來想去想不出個結果,葉清輕有些委屈地躺在了公園的長椅上,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祁衍閉著眼睛,呼吸極淺,不遠處傳來了低沉的發動機的聲音,不久之后一群黑衣保鏢將這條小巷子牢牢的護了起來,祁衍低聲道:“事情處理的怎么樣了?”


“祁總,已經收拾好了。”為首的保鏢點了點頭,護著祁衍往車上走。


祁衍低聲道:“回去之后立刻安排一件事情,給葉家遞個信兒,就說我在金樂街見到了疑似葉家失蹤小姐的女孩子……”


保鏢又是低低地應了一聲。


第二天清早,葉清輕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睡了一晚上公園長椅,她身上又酸又疼,好不容易才坐起來。長椅底下還放著祁衍的鞋子。她沒辦法,最后還是回了家。


她心里邊是抱著那一絲希望的。希望祁衍最后還是發現了她面孔中的秘密,否則她只能再另想辦法了。


她回到家的時候,葉豐收已經走了。他做的是飯店中最低級的打下手,手腳不干凈,經常往回偷一點吃的,大酒店出來的飯菜,就算是剩下的也香得很,葉清輕曾經咬著手指,看對面的人家享用她的爸爸做的飯菜。


張芹一臉愁容的打掃著昨天被葉豐收摔爛的東西,葉清輕頓了一下,冷聲道:“我回房間復習了。”


她現在正好是高三復習的緊張時刻。上輩子在葉豐收的暴打下,曾經學習成績優異的她,最后因為受傷嚴重住院而錯過了高考,家里又不可能讓她復讀,導致她只能輟學去打工,回到葉家之后因為自己的學歷自卑過很長一段時間。


葉清靈給她的影響太大了。


她是高高在上的葉家小姐,她卻是低入塵埃中的人,即使葉清輕后來努力自學、自考進了名牌大學,也沒有辦法彌補自己心中的那一點自卑了。


而現在的葉清輕沒有想太多,只是想要重新撿起自己的夢想。寒假的這段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葉豐收很少回家,即使回去了,也是沒有盡頭的責罵跟侮辱,葉清輕選擇了冷眼旁觀,并把自己封鎖進了房間中。


而對面那對母女,始終都沒有再來找過葉清輕的麻煩,應該是被上次葉清輕的狠厲嚇壞了。


開學的第一天,葉清輕沒有去上學。


她面無表情地站在門口,看著一身酒氣的葉豐收一把抓住她的書包,直接把里面的書全都倒了出來:“丫頭片子,讀書有什么用?將來還不是要嫁人的?!”


張芹躲在門后,一句話都不敢說。


葉豐收如果回來,一般都是在深夜,很少會這樣在清早就出現。他從葉清輕的書包中翻出了她一個星期的飯錢,然后裝進了自己的口袋中。


而對面的門早就開了,那對母女站在門口,正在看笑話。


葉清輕忽然怒道:“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她從來沒有在葉豐收面前說過這種話,中年男人蠟黃的臉上閃過一絲怒意,然后一巴掌扇在了她的頭上,狠狠地抓著她的頭發:“臭丫頭!反了你了!”


葉清輕頭皮生疼,卻死死咬住了嘴唇,一句話都不愿意說。


她恨這個男人。上輩子她一生凄慘,到死都沒有擺脫掉那種如影隨形的自卑,歸根結底就是因為這個男人!


然而葉豐收再怎么說也是個成年男人,葉清輕身材瘦弱,根本就掙脫不開,很快臉就被他扇腫了,張芹雖然心疼,但是瑟縮在門后,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葉清輕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就在這時候,她忽然聽到了葉豐收的慘叫!他被人從后邊一腳踹了出去,在地上痛苦的打滾,葉清輕面前抬起眼睛,卻看到了一雙皮鞋。


她認識這個牌子,上輩子上流社會的圈子中很多人都喜歡穿,是意大利的一個名牌。


男人垂著眼睛,單膝跪在地上,沖她伸出了一只手:“小姐,我來接您了。”


葉清輕知道自己現在有多難看,她像是一只毛都沒有長全的小雞崽,狼狽又不看,趴在骯臟的地板上,臉已經被打腫了。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輕聲喊道:“祝桐……”


祝桐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不久之前祁衍忽然去了葉家,告訴他們他可能找到了失蹤在外的葉家大小姐,葉家父母自然是欣喜若狂,派出人調查,幾周后確定了葉清靈的身份——她正是葉家失蹤多年的大小姐。


葉家得到了消息,立刻派祝桐來接人了。


但是按理來說葉清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才對,為什么卻準確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后續未刪減版可以長按識別圖中的二維碼繼續閱讀

微信字數有限,放不下啦!

點擊?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后文更精彩!

您的閱讀記錄保存在菜單?最近閱讀?里,可隨時查看

↓↓↓

二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