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名門婚色131 我要你負責

半世琉璃本尊2020-04-27 02:53:51

知曉他動怒了,她不敢吭聲了,只能咬著唇,委屈兮兮的看著他,一副即將要哭泣的樣子。

  楚冷憶本來是想好好的懲罰一下這個小女人,誰叫她用詞不當的!

  可一看到那委屈的表情,也沒轍了,只能抿了抿唇,妥協的說道,我沒有怪罪你的意思,昨晚到底發生什么,我們心知肚明,你想讓我忽視,對不起,我做不到。

  他這么義正言辭,讓她都害怕得一個哆嗦,尷尬的摸摸后腦勺,那啥,那你想怎樣?

  不會是讓她負責吧?!

  我要你負責!楚首長很大聲的宣布。

  蘇一薇差點滾下了床,嘿嘿的干笑幾聲,怎能負責啊?我也不能娶你,你也不能嫁我,呸呸呸,不對,是你也不能娶我,我也不能嫁給你!

  你想嫁給我?他瞇起眼眸戲謔的問道。

  蘇一薇,“……”

  欲哭無淚,他們不是在一個次元的對話!絕對的!

  緊張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她只能干笑著說道,要不,我給你錢?

  這句話,成功讓某男黑了臉,一張俊臉幾乎猙獰,咬牙切齒的瞪著她,似乎要將她拆吞入腹一樣,蘇一薇,你要是再敢說話,我一定會把你從這里丟下去。

  “…………幾樓?她小心翼翼的問道。

  十八!

  “……”囧,那還是閉嘴比較好,她不是蜘蛛俠,也不是鋼鐵俠,這么丟下去會死滴!

  嗚嗚,五年不見,首長都變殘忍冷血了,居然威脅著要把她丟下十八樓,她這是招惹了誰啊。

  死黃毛,詛咒你下十八層地獄!

  遠在看管所的黃毛狠狠的打了個噴嚏,媽的,到底還要關多久?

  那獄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撇嘴說道,軍區下了文件,你們估計沒那么好走了。

  靠!怎么會惹到軍區?黃毛到死都還是有些不明白。

  那獄警搖著頭離開,跟這么一群智商低的人在一起,他會覺得自己活著是種煎熬。

  ***

  酒店里,蘇一薇磨磨蹭蹭的裹著床單,呆愣的坐在那里,心里急得要死。

  首長很氣定神閑的去浴室淋浴去了,唯有她在這里孤零零的坐著。

  他進去的時候,她還高興的想,首長對她也太放心了,都不怕她逃走的。

  可她隨即又悲劇的發現,她的衣服……

  現在已經不能稱之為衣物了,現在叫拖布了,那么一片片一條條的,她怎么穿出去?

  不然叫服務生吧?

  她這么想,拿起電話就聽到衛生間的門被打開了。

  拿著電話的手一個哆嗦,嚇得背脊發涼,首長的戰斗澡,還是這么的……迅速!

  淚!

  你是打算給誰打電話?他半倚在門口,慵懶的問道。

  她差點閃到了自己的舌頭,眼睛滴溜溜的轉,雖然已經分別了五年,可首長的氣場還是那么強大。

  每次一看到他,她就緊張得說不出話來,低頭,穩住心,她回到道,給我老公打電話。

  楚冷憶,“……”

  原本上揚的唇,忽然就垂落下來,帶著一股狠戾,猛的沖到了她身旁,扯著她的手臂冷厲的問道,你說什么?

  我我我……你放開我……”她被這樣陰沉的楚首長給嚇到了,哆嗦著掙扎著。

  你先跟我說你剛剛說了什么!完全是肯定冷厲的語氣,讓蘇一薇整個人一顫,差點沒哭了。

  就是……就是老公啊,老公……”

  她聲音越來越小,不敢直視啊。

  這樣的首長,太嚇人了,她現在雙腿都是軟的,讓她逃走,她也沒力氣的。

  她又不是他敵人,至于這么冷厲對待嗎?嗚嗚,她要回家!

  你結婚了?涼涼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帶著一股不敢置信的意味,聽得她心里發毛。

  咬著唇,她重重的點點頭,仿佛怕他不信一樣,又回答道,是的,我結婚了,有老公了,還有……還有兒子。

  “……”

  心,好像被什么東西猛烈撕開一樣,痛得他臉色一沉,唇角都有些抖動。

  捏著她的手,下意識的松開來。

  蘇一薇吃痛的揉著自己的手臂,心想一定會烏青了,他的手力極大,而她的體質又是那種經常會被弄得烏青的肌膚。

  明天肯定會青一大片了,還有發布會呢,真是的。

  她在心里埋怨著,完全沒有注意到某人倍受打擊的樣子。

  他退了兩步,深深的吸了口氣,什么時候的事情?

  啊?

  我問你結婚,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他昧著心扉再度重復了一遍。

  雙拳緊緊的握了起來,肌肉抽動著,看得蘇一薇有些后怕,這樣的首長太嚇人了。

  ……就幾年前。
  她都沒結婚,只能這么胡編亂造了,希望不被他發現才是。

  你離開的時候?你離開我就是為了去結婚?

  “……”完了,她到底該怎么回答?

  豁出去了?

  好吧,豁出去了,重重點頭,是的,當年離開你,就是為了去結婚的。

  楚冷憶倒吸一口氣,就這么雙眸灼灼的鎖著她。

  她的心差點沒蹦出來,掙扎了好久,才弱弱的問道,那個啥,你別生氣,我也沒想過我會結婚的。

  這不是重點。他低沉的說道,陰鷙的眼眸中滾動著怒火,那個男人是誰?

  那個男人?她有些茫然。

  你老公!咬著牙說完那個稱呼,他真的想將這女人給狠狠的揍一頓了。

  哦,他……他啊,你……你也認識的。她尷尬的說道,心里一陣緊張,差點說漏嘴了。

  嚴千瑾?瞇起眼眸,從薄唇間吐出這個名字。

  “……”

  首長還是一如既往的霸氣側漏,一語擊中。

  雖然知道他很生氣,但她還是壯著膽子說了一句,那個啥,那我現在能不能回去了?我老公兒子該著急了。

  他站起身來,黑眸冷冷的看著她,看得她緊張不已,但還是在他的目光中站了起來,尷尬的笑著,我一晚上沒回去,他們肯定著急了。

  蘇一薇!他忽然低低的吼道。

  她一個哆嗦,雙腿發軟,雙眸緊緊的盯著門口,心想著自己逃跑的話,逃生的幾率是多少。

  首長太可怕了。

  你才離開一晚,就怕他們擔心,那你離開五年,有沒有想過我很擔心?他冷冷的問道,一語就戳中了她的心思。

  她心里莫名一痛,有些答不上話來,就這么站在那里。

  五年……

  五年的時間,他還在想著她嗎?

  她抬眸看向他,卻發現他眼底有著痛苦的神色,五年了,我從沒想過,我們再見面,你已經有了孩子有了丈夫。

  首長……”她艱難的叫道。

  他卻一揮手,算了,什么都別說了

  深深的吸了口氣,他轉身,拾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

  這期間,蘇一薇一直看著他,心就是狠狠的痛,好像有什么東西在狠狠的刺著她的心一樣,可她卻倔強的隱忍著。

  哪怕內心已經是血流成河了,臉上還是那種淡淡的微笑,甚至是連水霧,都被她給忍了回去。

  如果是以往,她一定會為這樣堅強的自己鼓掌,可現在,她發現自己很可悲。

  用這種自己建立起來的堅強,禁錮自己,到頭來才發現,自己是那么的……可憐。

  他扣上最后一顆扣子,才淡然轉身,再次面對她的時候,已經是那個理智冷靜的楚首長了。

  扯著唇,淡漠疏離,剛剛說要你負責,其實是開玩笑的,你別當真。

  “……”心抽抽的痛!

  她能后悔嗎?

  可這世界上就是沒有后悔藥,她不能,只能定定的看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對不起,昨夜我冒犯了。他低下頭,穿上鞋子。

  只差最后一步,他就要走出去了,走出這個房間,跟她……也再也沒有了關系。

  她想要叫住他,可她發現自己的喉嚨干澀,一個單音字節都發不出來。

  那么……祝你幸福吧!他站起了身子,對她說了最后一句,走到了門邊,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側頭對她說道,我已經讓服務員備了衣服,一會就該到了,你換上之后再走吧。

  說完,打開門。毅然決然的離開了房間。

  當房門關上的那一剎那,她哭倒在地。

  這是她五年來第一次這么傷心的哭泣,哪怕當初在產床上生KIMI的時候,她都一直忍著,一滴眼淚都沒掉過。

  可這一刻,她就這么控制不住的哭了起來。

  她能后悔嗎?能嗎?

  身上的曖昧痕跡,都還在告訴她這個男人的溫柔,可現在她就再度淪為一個人了。

  一個人……

  永遠都是一個人。

  門外,楚冷憶靠在墻上,仰躺著頭,禁閉著雙眸,好一會,才站起身來,最后看了那一眼房間的門牌號,將所有的眷念。

  在這一刻,都收藏在自己內心的最深處。

  存封,永久。

  ***

  蘇一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一夜未歸的結果是,整個嚴家的人都緊張的在淺水灣別墅等著她。

包括肖君潔。



二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山西快乐10分口诀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福建十一选五图表 体彩大乐透玩法中奖方式 节能环保股票推荐 江西11选5走势图时时彩 2011033深圳风采 内蒙古十一选五推荐号 晋城股票配资 买彩票网站一分彩 快三湖北一定牛走势图 股票网上开户 大乐透app是真的吗 辽宁快乐12中奖规则及奖金 甘肃快3开奖号5月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