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推推推】余愛難予 楚離 余向晚《全文完結》

小太陽書書2020-04-17 03:53:18

第1章最美的新娘


夜,如潑墨般濃重,唯有刺目的閃電和昏黃的路燈在這片傾盆大雨中隱隱綽綽。


一道閃電劈下,照亮了房里交纏在一起的男女。


女人半跪在床上,任由男人從后面橫沖直撞,每一下都像是要撞掉她的靈魂。


隆隆作響的雷聲蓋住了女人溢出口的嬌吟,不過從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體驗到了極致的歡愉。


雷聲漸歇的時候,男人又發起了第二波進攻,正蓄勢待發,卻聽外頭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向晚,我剛剛好像聽到你的叫聲了,你沒事吧?”


聽到許婉如的聲音,女人忽的僵直了身體,男人卻在這時快狠準地進入,惹得女人差點又驚叫出聲。


想起還在門外的人,女人生生吞下到了嘴邊的叫聲,只發出幾聲凌亂的悶哼。


她身后的男人卻像是故意和她作對,趁機在她體內作亂,女人禁不住刺激,終于還是沒有忍住。


女人尖細的叫聲引來了更加激烈的敲門聲:“向晚,你怎么了,出什么 事了?向晚,你開開門!”


極致快感的余韻還在,女人的腦子里是一片混沌,大腦根本就無法正常運轉,直到門口傳來門鎖轉動的聲音,女人才如大夢初醒般答:“許、許姨,我、我沒事……”


沒事兩個字剛剛出口,男人卻忽的猛力一撞,差點又讓她叫出聲來。


“真的嗎?你的聲音怎么聽起來有點奇怪?”


黑暗中,她錘了錘男人的肩膀,然后繼續對門外的人道:“做了個噩夢而已,許姨你不要擔心。”


“是嗎?”許婉如將信將疑,不過終于也沒有糾纏下去,“那你好好睡,有什么事盡管來找我,不要見外。”


等許婉如走遠了,女人還來不及松口氣,卻感覺男人溫熱的呼吸噴灑在耳后:“夾這么緊,外面有人是不是讓你感覺特別興奮?余向晚,你真是個淫蕩的女人。”


“我……我才……嗯啊……”


后面的“不是”兩個字還來不及出口,男人忽的重重一戳,強烈的刺激讓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抽搐起來。


男人卻還不打算放過她,在她的抽搐之中繼續強力進攻,直到得到滿足才停下來,而她也因為極致的快感暈了過去。


發現她沒了動靜,男人嗤笑了一聲,準備下床的時候卻看到自己的手機在這時候亮了起來,屏幕上寫著“李夢柔”三個字。


他本能地皺了皺眉,到最后卻還是接了起來。


“楚大哥,你在哪兒?剛才打雷了我好害怕,可是給你打電話你一直沒接……我好想你……”


電話那頭,李夢柔嚶嚶啜泣著,聲音聽起來楚楚可憐。


男人卻沒有絲毫動容,只是借著手機微弱的光,看了依舊陷入昏睡中的女人一眼。


他隨手拉起被子一角蓋在了她身上,有些心不在焉地對電話那頭的人說:“時間不早了,你該睡了。米歇爾明天就到,相信我,你將會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新娘。”


第2章你本來就很漂亮


浴室燈亮起的那一瞬間,原本應該失去意識的女人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她空洞的雙眼盯著半空中某個虛無的點,心里面空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


新娘……


他終究還是要和李夢柔結婚了,她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也以為自己早就做好了準備。


可真的聽到的時候,卻發現所有準備都是無用功。


心臟還是會不可遏制地抽疼,還是會忍不住想掉眼淚……


有時候會想,要是能不愛他就好了。


男人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看到她正曲著雙腿抱著自己呆呆地坐在床上,直到他走到了床邊,她才如大夢初醒般回過神來。


她抬頭看他,然后微微笑著用毯子裹住自己的身子,走到他身邊,替他扣紐扣系領帶。


米歇爾是米蘭最有名的婚紗設計師,在她還年少無知的時候,曾經對他說過,她結婚的時候一定要找他做自己的婚紗設計師。


想來他是記在心里了,只不過,穿婚紗的另有其人。


房間里很安靜,她就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做著自己該做的事,露出自己該露的表情。


男人卻在這時候忽的扣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看向自己:“你就沒有什么想說的?”


她盯著他俊美無疆的臉龐,視線最終落在他略顯涼薄的唇上。


聽說有這種唇的人,天生薄情。


她當然有想說的話,可是,她說的話有用嗎?


他從來不曾在意她的想法,也不屑她的感情,所以她說什么都毫無意義。


她忽然覺得有些疲倦,前所未有的疲倦。


一廂情愿的感情,也是時候該畫個句號了。


最后,女 人只是笑了笑,對他說:“明天去試婚紗的時候,能帶我一起去嗎?你知道我做夢都想看一看米歇爾做的婚紗。”


男人幽深的眸底閃過一道異光,只是沉默不語地看著她,沒說好也沒說不好,到最后一言不發地甩門而去。


本以為他的反應等同于拒絕,可第二天出門的時候他卻帶上了她,說是李夢柔希望她能做她的參謀。


看起來很不甘愿的樣子,然而他到底還是因為李夢柔的一句話而妥協了。


在Z市無數名門千金中,李夢柔無疑是其中最漂亮的那一個。


綠草如茵的花園里,余向晚看著那個身穿潔白婚紗站在陽光底下的女人,打從心里面羨慕她。


多好,生來就是名門千金,生來就與他門當戶對,不像她,跟了他十年,卻依舊無名無分。


她只不過是楚家好心收留的孤女,這些年來,楚家對她已經是仁至義盡,本不該再存什么癡心妄想的。


可是感情這件事,哪兒能那么容易說控制就控制好的呢?


余向晚笑著低下頭,以此掩去自己眼底止不住的苦澀,直到一雙精美的婚鞋出現在她視野里。


幾乎同時,李夢柔嬌俏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晚晚,你怎么坐在這兒呢?快來幫我看看,這件婚紗漂亮嗎?”


余向晚抬頭,只看到她漂亮的大眼睛埋怨地看了站在不遠處的男人一眼,意有所指地道:“男人最沒意思了,問他什么都說漂亮,一點誠意都沒有。”


余向晚也順著李夢柔的視線看了過去,楚離穿著白色西裝的樣子一如她想象中的那般迷人,只不過他眼睛里只有李夢柔:“你本來就很漂亮。”


第3章她姓余不姓楚


李夢柔因為楚離的一句話而羞紅了臉,嬌嗔了一句“討厭”就拉著余向晚往試衣間的方向跑。


楚李兩家都是Z市的名門大戶,楚離和李夢柔的婚禮自然是不容馬虎的。


就像這次拍婚紗照,光光是李夢柔的婚紗,就有二十幾套。


中式西式的都有,全部都是訂做的,純手工制作,獨一無二。


李夢柔不知疲倦地 換著婚紗,一整天臉上的笑容從不曾褪去。


只是在試到一件魚尾婚紗時發現裙擺太長,怎么也走不順,最后她把目光投在了余向晚身上:“晚晚,這件婚紗好像真的不大適合我穿,當時米歇爾就提醒過我了,可是我真的太想要了就任性訂了。就這樣丟掉感覺好可惜,不如你來穿一下讓我看看吧!”


相較于李夢柔的嬌小玲瓏,余向晚的身材屬于比較高挑的那種,她本來想拒絕,可是米歇爾卻在一旁開了口:“試試吧,這件婚紗可是我這次設計最滿意的一款,不要浪費了。”


米歇爾都開了口,余向晚當然不會再拒絕,能穿上米歇爾設計的婚紗本來就是她的夢想。


很奇怪的,明明她和李夢柔的身材差那么多,可是這件婚紗就好像是特地為她訂做的一樣,無論是尺寸大小還是款式,每個細節都恰到好處。


當她從試衣間里出來的時候,就連身為設計師的米歇爾都驚住了,連聲贊嘆。


李夢柔更圍著她不停打轉:“哇,晚晚,這件婚紗真是太適合你了,簡直就像是為你量身定做的一樣!真的是太漂亮了!”


余向晚也盯著鏡中的女人,雖然粉黛未施,卻優雅端莊又不失性感,就像是所有待嫁的新娘一樣。


只不過,她的眼中沒有任何喜悅,只有淡淡的哀愁。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難過,明明穿上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婚紗,卻沒有辦法感覺到開心。


楚離走進來的時候,余向晚正背向著他,所以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她那一片潔白無瑕的背。


那一瞬間,也不知道怎么的,他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把西裝脫了下來。


向前走了幾步,就在他手上的西裝即將蓋住她的背時,他忽的回過神來,不動聲色地把西裝披在了一旁李夢柔的身上。


“空調打得有點低,小心感冒。”


李夢柔抬頭見來人是他,雖然她一點也不覺得空調打得低,卻還是滿心甜蜜地躲進了他懷里。


她一邊抱著楚離的腰,一邊把目光投在余向晚身上:“楚大哥,你看晚晚多漂亮,真不知道以后哪個男人有那個福氣娶到她。”


聞言,楚離神情淡漠地看了余向晚一眼,復又低頭對李夢柔說:“婚紗是做給你的,就算不合適也不能隨便送給別人。”


“可是晚晚又不是別人,你和她不是情同兄妹嗎?哥哥送一件婚紗給妹妹有什么大不了!”


情同兄妹?聽到李夢柔的話,楚離不自覺地皺了皺眉,沉聲道:“她姓余不姓楚。”


第4章你準備什么時候結婚


一句話,把和她的關系撇得干干凈凈。


直到那一刻,余向晚恍然大悟原來在他心里,她不過是別人而已。


她有些狼狽地逃回試衣間,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件婚紗從身上剝了下來。


出來的時候,楚離在外面打電話,李夢柔有些歉然地拉起她的手:“晚晚你別在意,他說話就是那樣,并沒有什么別的意思。”


聽,多么親密的口吻,好像她有多了解他似的。


明明和他朝夕相處的人不是她,昨天晚上和他同床共枕的人也不是她……


濃濃的苦澀感從舌尖一直蔓延到心口,余向晚只是沉默地點了點頭,然后有些僵硬地把手抽了回來。


她終于有些后悔自己的行為,自取其辱來看他們有多恩愛。


從婚紗店出來的時候她找了個借口想要離開,可李夢柔卻不讓,非要她跟著他們一起吃晚飯。


楚離看起來很縱容李夢柔,幾乎不會反駁她的任何要求,余向晚避無可避,只能硬著頭皮跟了去。


可到了之后才發現,吃飯的人不止他們三個,還有一個叫傅學易的男人,是李夢柔青梅竹馬的鄰家哥哥。


吃飯的時候,余向晚被安排在傅學易的旁邊,而楚離和李夢柔坐在他們的對面。


李夢柔三句不離余向晚和傅學易男才女貌登對至 極,撮合的意思不言而喻。


平心而論,傅學易確實是個不錯的男人,紳士又溫柔,在餐桌上也對她照顧有加,可是她始終心不在焉食不知味。


好不容易熬到了結束,李夢柔卻說她還要和楚離去約會,還提議傅學易先送余向晚回家。


傅學易看起來對余向晚也有好感,二話不說就應下了。


余向晚若有似無地看了楚離一眼,他卻始終無動于衷,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她到底還在奢望些什么呢?


在心里苦笑一聲,余向晚終是向傅學易道了聲謝,然后起身跟著他往地下車庫的方向走。


相較于楚離的寡言,傅學易是個相當會活躍氣氛的人,一路上余向晚的話都很少,他也不在意,許是怕冷場會尷尬,就不停地自說自話。


一路來到楚家大宅,下車的時候,傅學易問余向晚要了電話,向她道了晚安之后驅車離開。


進門,發現楚之航和許婉如夫婦正坐在客廳看電視,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好像感覺許婉如看向她的時候,眼神有點奇怪。


一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余向晚有些心虛地低下頭去。


在楚氏夫婦眼里,她一直是個乖乖女,上學的時候拿獎學金,畢業之后上了班也是循規蹈矩。


他們可能怎么也不會想到,就是這樣的她,在十六歲的時候就和他們的寶貝兒子發生了關系。


初嘗禁果之后,楚離就時不時地會去找她,有時候是在酒店,有時候是在家里,玩的花樣也越來越多……


想到這里,余向晚的臉有些微紅,為了掩飾,她匆匆向楚氏夫婦問了聲好,借口有些累想要回房,卻被許夢茹叫住了。


“向晚啊,這一眨眼楚離都要結婚了,你呢,準備什么時候讓許姨吃喜糖呢?”


第5章只適合玩玩而已


余向晚心里一突,不自覺地頓下腳步,正想著該怎么回話,卻聽許婉如接下去說:“剛才送你回來的是傅家公子吧?他倒是個不錯的人選,不妨選個日子把人帶回家來,有些話你不好意思同人家開口,許姨幫你說。”


余向晚還來不及回話,楚之航先開了口:“孩子的事,你瞎參和什么,向晚自己心里有數。”


“你個大男人懂什么?女人不像男人年紀越大身價越高,這女人吶,過了三十還沒結婚就成剩女了。向晚也二十六了,是該替她張羅了。”


余向晚絞著手指,有些心慌意亂。


這輩子,她想嫁的人只有一個,可是他已經要成為別人的丈夫。


其實她覺得做剩女沒什么關系,可是她忘了,自己是寄人籬下,有些事并不是自己想怎么樣就能怎么樣的。


楚家對她有養育之恩,她做不出公然和許婉如唱反調的事來,只能咬著唇低著頭沉默不語。


她這個樣子落在旁人眼里倒成了嬌羞的模樣,像是在默認許婉如的話。


楚離在門口站了一會兒,也不知道自己心底升起的那股薄怒從何而來。


不過吃了一頓飯而已,這個女人就已經見異思遷。


真是有什么樣的媽,就有什么樣的女兒。


他嘴角微勾,露出一抹諷笑:“傅學易確實不錯,傅家雖然不是什么大戶,不過只要你嫁過去能安分守己,這輩子衣食無憂倒也不是問題。”


看到自家兒子,許婉如高興極了,連忙朝他招了招手:“怎么不和夢柔多處一會兒,這么早就回來了?”


“明天早上臨時要召開一個緊急會議,回來拿一份資料。”頓了頓,他又轉頭對余向晚說,“去換身衣服,陪我到公司加班。”


余向晚還在因為他那一句“傅學易確實不錯”而黯然神傷,忽然被點名,她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直到他不耐煩地皺了皺眉,又催促了一句:“愣著做什么?還不快點去!”


余向晚回神,應了聲“是”之后,匆匆上樓換了身職業套裝。


楚離向來是個工作狂,以前也不是沒有過她陪他通宵加班的情況,而明天又是周一,所以她想應該需要在辦公室待一個晚上,第二天直接上班。


楚離帶著余向晚出門的時候,許婉如忽然從屋子里面追了出來,看樣子是有話對楚離說,余向晚識相地先上了車。


“兒子,什么女人只能是玩玩而已,什么女人能娶回家,你應該心里明白吧?”


許婉如也不廢話,直接開門見山。


這些年來,關于余向晚和楚離的事,她不是沒有聽說過,只不過裝作不知道而已,當然心里想著也許只是謠傳。


可是昨天晚上,她親眼看到楚離從余 向晚房間里出來,再聯想起那之前從余向晚房間里傳出來的奇怪叫聲,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們兩個人做了些什么。


當年她會同意讓余向晚住進楚家也是為了抓住楚之航的心,迫不得已之下才做的決定。


這些年,她自認為沒有虧待過余向晚,可是無論如何,她絕不可能讓自己的兒子娶那個女人的女兒!


第6章他不會娶她


“我明白。”


楚離回答的聲音不重,卻很堅定。


是的,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這輩子,他可以娶任何女人,就是不會娶余向晚。


這是他們母女欠下的債,而他,只是在向她討債而已。


聽到楚離的回答,許婉如總算是放了心,替他理了理衣領道:“錢是賺不完的,別太累。”


楚離點頭應了聲是,和她道別以后就上了車,徑自駕車絕塵而去。


一路上,楚離都很沉默,余向晚也不說話。


她不知道離開之前許婉如到底對他說了什么,她猜可能是和之前在客廳里說的話題有關,按照許婉如的性格,也不是不可能讓他來當說客。


一想到這兒,她難過地低下頭去。


她承認,知道他要娶李夢柔的時候,她很難過。


可是相比之下,讓她感覺更加難過的是,他要把她推給另外一個男人這件事。


他說,傅學易確實是個不錯的對象,他能許她衣食無憂……


她想,他大概很怕她在他婚后糾纏他吧。


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余向晚終于還是出聲打破了彌漫在車廂里的沉默:“你放心,我不會那么不識趣地糾纏你,你也不必擔心我會破壞你的婚姻,所以你大可不必這么急著推給別的男人。”


“哦,是嗎?”尾音微微上揚,楚離言語間的諷刺不言而喻,“所以你就心甘情愿在我婚后做我的情婦,就像你母親一樣嗎?”


她母親?余向晚倏地握起雙拳,咬著唇,整個人都微微顫抖。


“楚離,你可以侮辱我,但是請不要侮辱我的母親。”


她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雖然她很早就離開了她,可是她永遠都記得她輕柔的語調,溫柔的眼神,還有溫暖的懷抱。


是,這些年來她在楚家確實過得不錯,楚氏夫婦也對她很好。


但是這些好都僅限于物質上的好,他們從來沒有抱過她,哪怕只是一次。


她明白,在那個家里她始終是個外人,楚離說得沒錯,她姓余不姓楚。


在楚離面前,余向晚從來是個沒有脾氣的女人,也許是長期以來寄人籬下的自卑感,她不大會表達自己的真實情緒。


可是這一天,在她說“請不要侮辱我的母親”時,他從她的語氣里聽出了深深的憤怒。


這激發了楚離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劣根性,他忽的勾起唇,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她在你五歲的時候就死了,所以你可能不知道,你的 母親余馨蕓曾經是金碧輝煌大名鼎鼎的臺柱子。她的入幕之賓成百上千,所以她根本不知道你是哪個男人的種,只能讓你跟著她姓余。”


余向晚的臉,因為楚離的話,一下子就失去了血色。


她用力掐住自己的大腿,用強烈的疼痛感逼迫自己不許哭:“停車。楚離,你給我停車!”


黯啞至極的聲音到底還是出賣了她,話說到最后,她幾乎是尖叫著的。


楚離多少有點被嚇到,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正待開口說話,眼角余光卻發現坐在自己身旁的女人早已淚流滿面。


歡迎您與我們聯系獲取全文,每本小說需要團隊很費心的整理,

3.69元/本的辛苦費是我們堅持的動力,客服微信sun99999t



未完!待續……

后面尺度過大,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下方的“閱讀原文”!



更多小說推薦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小太陽書書

聲明:本文來源于互聯網,由網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二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