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我的愛,你要不起(凌煜 舒妍)

海盜熱門小說影視資源分享2020-02-20 00:40:59

?舒家的兩個女兒,一個溫柔聰慧,一個嬌俏可人,凌煜愛上的就是嬌俏可人的舒淑,兩人許下生死不變的愛情,原以為能白頭偕老,卻不料就此舒淑與他天人相隔。

? 而害死舒淑的禍首就是舒妍,舒妍害死了他最心愛的女人,凌煜誓要舒妍一輩子得不到幸福。

? 他恨她,要讓她成為全城的笑話,他恨她,要她在他的床上卑微匍匐,他恨她,哪怕她懷了他的孩子,他無情的都要讓她拿掉!

? 然而當真相揭開之際,他已情根深種,而她卻告訴他:我的愛,你已經要不起。

?第一章 殺人兇手


? ? 啪——


? ? “舒妍,舒淑尸骨未寒,你居然就要跟周政晨結婚?你怎么可以這樣做?!”舒適狠狠的甩了女兒一巴掌,怒吼道。


? ? 看到老公打了女兒,陳麗琴仿佛還是不解恨,伸手對舒妍又拍又打的,很是怨恨,“我真是想不到自己生了你這么狼心狗肺的一個女兒!舒淑可是你的妹妹,你害死了她,心里就一點都不愧疚嗎?!”


? ? “居然還有臉面說要結婚?!”


? ? 舒妍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的母親,余光瞥向坐在沙發上一直都沒有吭聲的冷峻男子。


? ? 冷笑了一聲,舒妍伸手扣住了不斷朝自己揮拳拍打的母親,“爸,媽,法官都判我無罪,你們怎么可以說我殺了舒淑呢?”


? ? “更何況,舒氏集團都快要破產了,我還留在這兒干嘛?難得政晨喜歡我,想要娶我,我不嫁留在這里跟你們一起倒霉嗎?”


? ? 聞言,舒適更是怒不可遏,抬起手就想要再甩舒妍一個耳光子,舒妍這一次不再乖乖的挨打,而是往后退開幾步。


? ? “你們真是夠了,我和舒淑都是你們的女兒,你們就怎么就可以這么偏心呢?!”


? ? “你閉嘴!你有什么資格跟我善良的舒淑相提并論?!”陳麗琴一邊哭一邊嘶吼,“不是因為你,我的舒淑也不會死!”


? ? 舒妍撇過臉,毫不在乎,“舒淑就是短命,那么多人愛她,她都承受不起,不管你們接不接受這個事實,我都要嫁給周政晨的,你們想要哭,想要悲傷,想要悼念舒淑都隨便你們,我要去追求屬于我的幸福了,在這個世界上啊,就只有周政晨能給我幸福而已。”


? ? “至于我們的婚禮,你們愛來不來。”舒妍輕笑著,毫無人性的開口,“反正你們心里就只有已經死了的舒淑。”


? ? 她轉身想要走,沙發上的男人站直了身,薄唇微啟,吐字冰冷強硬,“站住!”


? ? 舒妍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頓住了腳步,只聽手工皮鞋踏落地板的聲音清脆,他越來越接近自己。


? ? 舒妍微笑著,轉身看向來人,“怎么了?凌煜。”


? ? “我沒有坐牢,你心里應該很不忿吧?”


? ? “但是老天爺就是這么眷顧我,我脫罪了,不用坐牢,而且我要結婚了,你跟舒淑過不了的幸福,我來替你們過。”


? ? 凌煜額邊的青筋凸起,他一把伸手扼住了舒妍纖細的脖子,舒妍被他掐住了脖子,呼吸不過來,一度窒息,她伸手想要掰開他的魔爪,然而他用盡了全力,一副恨不得她去死的模樣,舒妍根本沒有辦法掙脫。


? ? “不!”舒適見舒妍快要不行了,連忙跪地求凌煜,“凌煜,放過她,我們家就剩下舒妍這么一個女兒了!”


? ? 她再怎么不濟,他也不能放任她被凌煜掐死不管的!


? ? 凌煜一臉冷凝的狠盯著舒妍,大手一松,舒妍坐落在地上,一邊咳嗽一邊用力的呼吸新鮮的空氣。


? ? “舒妍,你想要得到幸福?”凌煜冷哼了一聲,一字一句,聲音仿佛從地獄里傳上來的回聲,“我告訴你,一輩子都不可能!”


? ? 舒妍坐在地上,一邊喘息一邊抬頭看向彷如閻羅王一般的男人,粉色的唇角揚起了一抹挑釁的笑意。


? ? “哦?你想要怎么做呢?”


?第二章 讓她難堪


? ? 一年以后——


? ? 床頭柜上的鬧鈴響起,舒妍爬睡在雪白的大床上,陽光從陽臺那邊打進房間,照射在她白皙的肩膀上,她沒有睜開眼睛,只是伸出手關掉了鬧鐘,翻身從床上坐起。


? ? 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努力讓自己清醒過來。


? ? 洗漱換衣,舒妍一氣呵成,正要出門之際,床頭柜上的手機響起,來電顯示上的人名——凌煜。


? ? 長長的睫毛下垂,舒妍的側臉線條柔和,她接起了電話,聲音輕柔和善,“喂。”


? ? “我在帝皇國際酒店,來接我,馬上。”言簡意賅的一句話,凌煜說完,便掛了電話。


? ? 舒妍握了握手機,神色極其平靜,整理好了自己的儀容儀表,拿起鑰匙就出門。


? ? 半個小時以后,凌煜摟著近日風頭最盛的超模李純走出酒店,老早就等在酒店門口的記者連忙沖上來拍照。


? ? “凌總,您已經是已婚人士,還跟李純小姐出入酒店,這是否有失妥當?”


? ? “凌總,您這樣對婚姻不忠的行為,凌太太她知道嗎?!”


? ? 凌煜抬起手脫下了墨鏡,唇角揚起了一抹疑似友善的微笑,“這個問題,你不妨親自去問我的太太。”


? ? 說著,舒妍的白色法拉利已經停在了酒店的門口,她打開車門下車,一身白色的正裝,身材姣好,清麗的臉蛋上干凈迷人,記者們看到凌煜的妻子舒妍瞬間一擁而上。


? ? 凌云集團行政總裁出軌,老婆前來酒店捉奸,還什么比這個新聞更勁爆的?


? ? “凌太太,你是來捉奸的嗎?看到自己老公摟著別的女人從酒店出來,請問你現在是什么感受呢?”


? ? “身為凌云集團的女主人,你現在有沒有覺得自己很挫敗呢?”


? ? 看到舒妍被記者圍攻,凌煜的表情高深莫測,唇角噙著一抹冷魅的笑,摟著身旁的女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舒妍。


? ? 李純是娛樂圈里的新人,好不容易攀上了凌煜這個大靠山,當然不會輕易放手。


? ? 她摟住凌煜,小鳥依人的靠在凌煜的身上,凌煜不說話,她也不說話。


? ? 這種事情最主要還是看男方的態度。


? ? 凌煜看著舒妍被記者圍攻也不說話就知道舒妍在凌煜的心目中,是一點地位都沒有。


? ? 舒妍迎上凌煜那雙看戲的黑眸,唇角一勾,大氣的撩起了長發,“這位記者,你在說什么啊?誰告訴你,我老公跟李純到酒店去是開房的?”


? ? 聞言,記者們都開始疑惑,面面相覷,討論紛紛。


? ? 舒妍輕笑了一聲,解釋道:“李純將會是凌云集團一個項目發展的代言人,阿煜他只是在跟李純在談合作的事情。”


? ? “凌太太,你不要開玩笑了,我們可是在酒店門口等了一夜了,談生意會在酒店里談一夜嗎?”


? ? “對啊,說出去誰相信?”


? ? 舒妍笑著反問,“我這個做老婆的都相信,你們這些外人憑什么不信啊?”


? ? “你們拍到了他們在房間里的照片了嗎?捉賊拿贓啊,各位記者。”


? ? 舒妍的巧言善語讓記者們都不知道該怎么反駁,畢竟他們確實拿不到什么凌煜出軌李純的證據來。


? ? 舒妍的目光直直的盯著凌煜,臉上的笑容淡定自若,她對凌煜開口,“老公,我來接你了,昨晚辛苦了。”


? ? 李純十分詫異,換做任何一個女人看到自己的老公跟別的女人在酒店待一整夜都會發飆的,這舒妍是怎么回事啊?


? ? 不僅不發飆,居然還幫著凌煜圓謊?


? ? 凌煜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挺直腰桿,邁步朝舒妍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去。


? ? 舒妍只想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他不就是想要讓她難堪嗎?


? ? 他現在也已經做到了,可以走了吧?


? ? 她拉開車后座的門,迎接凌煜上車。


? ? 凌煜走到她的面前,沒有立馬上車,俯視著舒妍那張干凈漂亮的臉,看到她那張白凈的臉,他心里就惡心,因為這個女人的心是黑色的,一個讓人恨不得碎尸萬段的殺人兇手!


? ? “舒妍,我和李純昨晚的確是發生了什么。”


? ? 聞言,身旁的記者又開始激動了,閃光燈沒有聽,錄音筆紛紛舉起。


? ? 舒妍唇角的笑意斂起,她迎著凌煜冰冷的視線,澄澈的眼底漫上陰郁。


?第三章全情投入的吻


? ? 凌煜的話對李純而言無疑就是一種鼓舞和推動,她連忙環住凌煜的手臂,一臉楚楚可憐模樣看著舒妍。


? ? “舒妍小姐,我和凌總是真心相愛的,請你成全我們。”李純一字一句的,光天化日之下,她也不覺得丟臉。


? ? 舒妍冷笑了一聲,清麗絕美的小臉淡定而自信,伸手一把扯過凌煜的西裝外套,她抬頭迎上凌煜的那雙冰冷的眼眸。


? ? 踮起腳尖,她閉上眼睛堵住了凌煜那雙冰涼的薄唇,圍住三人的記者歡呼了一聲,猛的拍照。


? ? 舒妍全情投入的吻著凌煜,柔軟的小舌挑逗著他的唇瓣,凌煜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周身散發著嚇人的氣息,甩開了李純牽絆自己的手,大手扣住舒妍想要將她推開,舒妍松開了凌煜的唇,抱住他的脖子,壓低聲音開口。


? ? “凌煜,你不要太過分了,這件事情你讓我難堪了,你也不好過。”


? ? “下午新聞一出,家里兩個老爺子都不會放過你,凌云集團的股價也會因此受到影響,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 ? 凌煜低頭審視著舒妍那張正義凜然的小臉,心里在嘲諷,卻也沒有反駁她的話。


? ? 他轉過身面向楚楚可憐不知所措的李純,道:“你自己回去吧。”


? ? 話音落下,凌煜坐入車里就關上了后座的門,一副要與世隔絕,不問世事的樣子。


? ? 舒妍松了一口氣,臉上帶著笑容,對李純道:“李小姐,我想不好意思了,我們凌云集團是不會跟你簽合作協議的,再見。”


? ? 說完,在所有記者的目送下,舒妍拉開車門,上車離開。


? ? 凌煜坐在車后座上閉著眼睛在休憩,舒妍一離開了記者的矚目就收起了臉上所有的假笑,專心的開著車,只想快點將后座的麻煩送到目的地。


? ? 十五分鐘以后,凌云集團公司門口,舒妍穩穩的停下了車,透過鏡子看向凌煜。


? ? “老公,公司到咯。”


? ? “閉嘴!”凌煜睜開了眼睛,眼底一片冰霜和忿怒。


? ? 舒妍的唇角噙著明媚的笑意,明明想要讓她在記者面前難堪的人是他,現在他的目的也達到了,怎么還生氣呢?


? ? “其實你不做那么無聊的事情,我們今天也不用見面。”


? ? “舒妍,你以為自己剛剛在記者的面前表現得很好嗎?”


? ? “不好,但是有你陪我一起丟臉,我也心滿意足。”舒妍聲音清幽的開口,語氣十分泰然自若。


? ? 凌煜冷哼了一聲,“也對,連自己的妹妹都可以下殺手的人,面對丈夫出軌這種小事,你又怎么會放心?”


? ? “下一次,我們換一種方式玩兒。”


? ? 舒妍輕嘆了一聲,轉過身去面向凌煜,“都一年了,你就不累嗎?”


? ? “累?”凌煜緩緩的湊向舒妍,眉目透著恨意,“舒妍,我說過的,我一輩子都不會放過你,我要你天天都活在地獄里!”


? ? 舒妍表示理解的點了點頭,“好啊,既然你想要這么折騰,我就陪你。”她語氣寵溺的開口,完全就是一個包容丈夫的好太太。


? ? 凌煜有些惱火,他就不相信她每一次都能將所有的事情應對得這么好!


? ? “今天晚上我會回去!”落下這么一句曖昧不明的話,凌煜推開車門就下車。


? ? 舒妍側目看著他離開的身影,深深的嘆息,她看向前方來來往往的人,緩緩的低頭,一臉疲憊的伏在方向盤上休息。


?第四章 裝模作樣


? ? 凌家大宅——


? ? 白色的法拉利和黑色的蘭博基尼一起停在凌家大宅的門口,舒妍坐在車里把控著方向盤,目光直直的投向同樣坐在車里把控方向盤的凌煜。


? ? 凌煜解開了安全帶,開門下車,舒妍垂了垂眸,也松開了安全帶開門下車。


? ? “老公,你也被老爺子叫回家一起吃飯嗎?真是太好了。”舒妍一臉笑意的走到凌煜的面前,臉上的笑容真誠而燦爛。


? ? 凌煜每一次看到她那張虛偽的笑容都無比惡心,冷嗤了一聲,“舒妍,請你不要再裝模作樣惡心我好嗎!”


? ? “你現在就是我的老公啊,我對我的老公好,我對我的老公笑,這有什么問題嗎?”舒妍微笑著反問,凌煜越是討厭她這樣,她就越是要這樣。


? ? 凌煜冷笑了一聲,他伸出手用力的捏住了她的下顎,眉目間浸著冷意,“你一聲一聲的老公喊是想要了,是嗎?”


? ? 聞言,舒妍臉上的笑意凝在了當下,眼底閃過一絲驚慌,過了兩秒又故作冷靜的開口,“是啊,我想你了。”


? ? 凌煜一把甩開了她的臉,十分不悅的低斥,“不要臉!”


? ? 落下三個字,凌煜轉身就往內屋走去,舒妍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臉頰,深呼吸一下,邁步跟上去。


? ? 別墅里面一片溫暖,飯香味從餐廳那邊溢出,管家陳伯伯看到凌煜和舒妍連忙走上來迎。


? ? “煜少爺,少奶奶,晚餐已經準備好了,這邊請。”


? ? 凌煜面無表情的往餐廳的方向走去,舒妍笑著對陳伯道謝。


? ? 凌家的長輩已經坐落在餐桌上,頭發花白的老人家就是凌家的大家長凌老爺子,而坐在老爺子左手邊的人就是凌云集團的董事長,凌煜的父親——凌云。


? ? 凌煜拉過椅子直接坐下,聲音冷冷的喊了兩人一聲,完全把舒妍當成空氣。


? ? “爺爺好,爸好。”舒妍禮貌的問好,甚得凌云和凌老爺子的心。


? ? “小妍還是那么溫柔有禮,乖了,坐下吧。”凌老爺子率先發話。


? ? 凌云不滿的看了凌煜一眼,“凌煜,倒是你,跟小妍結婚一年都學不到她身上的禮貌!”


? ? “禮貌?”凌煜輕笑了一聲,十分不屑,“舒妍就是演藝界的天才,她不進娛樂圈留在舒氏集團簡直就是浪費。”


? ? 聽著凌煜帶刺的話語,舒妍臉上還是云淡風輕的笑,坐落在凌煜身邊,她給他舀湯,送到他的面前。


? ? 凌煜看了面前這碗湯,伸手推倒一邊嫌礙眼。


? ? 兩人的舉動,凌云和老爺子都看在眼里,呵斥著凌煜,“凌煜,你怎么回事?都結婚一年了,有你這么對老婆的嗎?”


? ? 凌云的話指的不僅是現在,還有早上在帝皇酒店門口的鬧劇!


? ? “我怎么對她了?”凌煜的唇角噙著一抹毫無情感的笑,看向舒妍,聲音低沉的問:“舒妍,你覺得我對你不好嗎?”


? ? 舒妍迎上了凌煜深意十足的眼神,笑著對凌云開口,“爸,沒關系的,夫妻之間最重要的是包容,凌煜對我有誤解,我們有一輩子的時間解開這個誤會。”


? ? “誤會?!”凌煜斂起了臉上的冷笑,提高了聲音的分貝,他眼神冰冷銳利的審視著舒妍,“我親眼看著你殺了舒淑,這是誤會嗎?!”


?第五章 脫衣服


? ? “凌煜,這都已經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你怎么還沒有放下?!”凌云呵斥,不想兒子再活在過去的悲劇中。


? ? 凌煜眼神冰銳,如果眼神能化成冰刀子,舒妍或許早就被他千刀萬剮。


? ? “放下?!”凌煜冷嗤了一聲,盯著舒妍問她,“你能放下嗎?殺了自己的妹妹,你每天晚上都不會做噩夢嗎?!”


? ? 舒妍一臉平靜的與凌煜對視,垂了垂眸,她微笑著回答,“所以我現在恕罪……”


? ? “舒妍,我告訴你,你即使恕一輩子的罪,舒淑和我都不會原諒你!”


? ? 哐當一聲,凌煜把舒妍給他盛的那一碗湯打翻在地上,表情兇狠的看著舒妍,過了好一會兒,他從椅子上站起,“我不吃了!”


? ? 話落,凌煜轉身就離開了餐廳。


? ? 舒妍垂眸看著面前的飯碗,清麗的小臉劃過一瞬即逝的無奈,她故作堅強的微笑,對老爺子和凌云道:“對不起,今晚鬧得這么不愉快都是因為我,我知道爺爺和爸爸一直都盼著凌煜回家跟你們吃一頓晚飯的。”


? ? 凌云搖了搖頭,嘆息道:“小妍,凌煜被仇恨蒙蔽了雙眼,當但年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樣只有你和死去的舒淑知道,你不說肯定有你的原因,但我們希望,既然你跟凌煜結婚了,就應該好好的相處,解開他的心結,你懂我的意思嗎?”


? ? “我明白,今天帝皇酒店的事情,我會盡快處理好的……”頓了一頓,舒妍又看向凌云和老爺子,鄭重的道歉和保證,“我保證,以后我和凌煜之間的事情不會影響到兩位長輩,更不會影響到公司。”


? ? 凌云滿意的點頭,“舒妍,我相信你。”


? ? 在凌家吃完晚飯回到公寓,舒妍剛走進玄關,口鼻就被人捂住,她驚嚇得掙扎,身子都在顫抖,一道冷漠的笑聲從耳邊飄過,舒妍冷靜了下來,轉身推開身后的人。


? ? “凌煜!”


? ? “原來你也會害怕嗎?”凌煜的聲音彷如地獄里的羅剎,低沉陰郁。


? ? 舒妍伸手打開了玄關的燈,溫暖的燈光照射在兩人的身上,凌煜渾身散發著戾氣,舒妍剛剛被他嚇得臉色發青。


? ? “你為什么會在這里?”她以為他離開凌家別墅就是因為不想看到她,卻沒有想過他會在公寓堵她。


? ? “你忘了我早上對你說過的話嗎?”凌煜拉開了頸間的領帶,邁步走進客廳。


? ? 舒妍想起了他今天下車時說過的話。


? ? 今天晚上我會回去……


? ? 舒妍忽然手腳發麻,她側目看向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心里莫名的驚慌。


? ? “你還站在那邊做什么?”凌煜不耐煩的催促。


? ? 舒妍深呼吸了一下,轉身走過去。


? ? 她站在他的面前,心里不斷勒令自己冷靜,她勉強自己揚起笑容,“凌煜……”


? ? “脫衣服。”凌煜兩手撐著沙發,黑色的襯衫解開了兩顆紐扣,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邪肆魅惑。


? ? 舒妍的臉色一陣慘白,垂放在裙擺兩邊的手握緊拳頭,她不說話,但也不動作。


? ? 凌煜冷笑了一聲,“舒妍,你下午的時候不是說想要嗎?還愣在哪兒干嘛?”


? ? “脫啊!”


?第六章 一身狼狽


? ? “我累了……”舒妍轉身就想要走,凌煜長臂一伸扣住了她的手腕將她一把拉到沙發上。


? ? 凌煜面無表情的看著舒妍,俊逸的臉上布滿了陰郁和冰冷。


? ? 舒妍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表情,新婚那一夜,她原本以為他是絕對不會碰她的,但是沒有想到,他會以那樣冷酷的方式對待她。


? ? “舒妍,你沒有得選擇。”


? ? 凌煜粗魯而用力的撕了她身上的衣裙,舒妍害怕得掙扎,翻身想要逃離他的身邊,凌煜扣住她的蠻腰就將她壓在沙發上。


? ? 冰涼的唇瓣貼住了她的耳際,一道凜然的冷笑傳進舒妍的耳朵,讓舒妍渾身一陣。


? ? “不要……”她推搪著他,然而無可奈何。


? ? 他冰涼的唇貼上了她溫熱的肌膚,腦海里恐怖的記憶涌上。


? ? 她和凌煜是夫妻,有名有實的夫妻,或許于凌煜而言,她也不是他的妻,只是一個發泄的工具。


? ? 結婚證只是他鎖住她的一個手銬,一年前他就說得很清楚,他要讓她一輩子都得不到幸福。


? ? “痛……”舒妍低低的吟聲,凌煜將她翻過來,白皙清麗的小臉上布上了倔強的淚痕,嬌小的身子被情和欲浸潤泛起了紅光。


? ? 凌煜低頭對上了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胸口忽然一陣沉悶。


? ? 她憑什么露出那樣可憐兮兮的表情?她拔掉舒淑的喉管的時候,她對她有過一絲憐憫嗎?!


? ? 舒妍咬住了下唇,白皙清麗的臉蛋上掛著一抹不屈的神色,清澈的大眼透著水光,直直的迎向凌煜那雙犀利刺人的黑眸。


? ? 凌煜伸手捂住了她那雙澄澈的眼睛,為什么她明明是一個惡毒的女人卻有一雙明亮得刺眼的眼眸。


? ?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凌煜冰冷的背對著舒妍,慢條斯理的穿著衣服。


? ? 舒妍一身狼狽的躺在沙發上,仿佛一個破娃娃,明明經歷了一場歡愛,她的身體卻冷得發麻。


? ? 凌煜整理好了自己,轉身看了沙發上的人一眼,目光移向一邊,他不發一言就離開了公寓。


? ? 咔嚓一聲,舒妍感覺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緩緩的從沙發上坐起,兩手環抱著虛弱的自己。


? ? 她咬牙切齒的想要忍住眼淚,但是淚水依舊情不自禁的溢出了眼眶。


? ? 地上包包里的手機響起,舒妍深呼吸了一下,掏出包包里的手機。


? ? 手機屏幕上閃爍著“周政晨”三個字,舒妍抿住下唇,調整好自己的心情和聲音才接起電話。


? ? “喂,政晨。”


? ? “我回來了,明天晚上吃個飯?”低潤的男聲傳入舒妍的耳朵,就這樣隔著手機去聽,舒妍感覺得到周政晨此刻的心情很好。


? ? 舒妍勾了勾唇角,爽快的答應,“好啊,吃什么?法國菜嗎?”


? ? “你在開什么玩笑?我才剛從法國回來。”周政晨很無奈的開口。


? ? 舒妍輕笑了一聲,就是故意要開他玩笑的,周政晨沉默了一下,又開口問:“不過舒妍,你明天晚上真的可以出來陪我吃飯嗎?”


? ? 這一年來,為了凌煜,她可都不曾跟他見過一面。


? ? 舒妍一手抱住自己的膝蓋,一手拿著手機,目光有些空洞,“周政晨,我想見你。”


?第七章你好周政晨


? ? 中式川菜館內,亭臺樓閣的布局,紅燈籠洋溢著喜氣。


? ? 舒妍撐著下巴打量著一年不見又俊朗不少的男人,粉潤的唇角揚起了一抹淺笑。


? ? “周大律師,今晚的飯局尚且滿意?”


? ? 周政晨也撐著下巴,清朗的眉目掩飾不住溫柔和笑意,垂了垂眸,他十分滿意,“還以為一年不見,你連我喜歡重口味這個事兒都不記得了。”


? ? 舒妍輕笑了一聲,“周政晨,你說你長得眉清目秀,溫文儒雅的,怎么就喜歡吃這么重口味的東西呢?”


? ? 以前跟他一起吃飯的時候,他都特別喜歡吃辣,吃起辣來一臉狼狽,又是鼻涕又是汗的,一點大律師的模樣都沒有了,周圍一開始看上他那張臉的女人,幻想也瞬間破滅。


? ? 周政晨伸出了手,捏了舒妍的鼻子一下,“喜歡就是喜歡,那里有這么多理由?”


? ? 舒妍勾了勾唇角,認同的點頭。


? ? 魚香肉絲、回鍋肉、麻婆豆腐、水煮魚、夫妻肺片,舒妍點的幾乎都是川菜館里的名菜,也是周政晨平時最喜歡吃的。


? ? 舒妍看著周政晨吃得香,自己則挑著白米飯,周政晨看了她一眼,招呼著服務員。


? ? “您好,先生。”


? ? “幫我再加兩道菜,南瓜烙和清炒土豆絲。”


? ? “好的,請稍等。”


? ? “你干嘛?”舒妍不解,“這已經一桌子的菜了,你還點。”


? ? “舒妍,怎么一年下來,你還是那個老樣子?”周政晨打量著她,感嘆道。


? ? 舒妍迎上周政晨那雙審視的棕眸,“我還是那個老樣子?”


? ? “只為別人想,不為自己想。”周政晨放下筷子,又抬起手去掐她沒什么肉的臉頰。


? ? “喂!”舒妍揮開他的手,“夠了,不要動手動腳的。”


? ? “怎么?害羞了?一年前不還讓我跟你結婚嗎?”周政晨調笑道。


? ? 舒妍的眼睛明亮清澄,眸光瑩瑩,白皙的臉蛋上掛著淺笑,“可你最后都沒有娶我。”


? ? “因為你最后選擇了凌煜。”周政晨斂起了臉上的笑意,一臉認真的看著舒妍。


? ? 舒妍愣了一下,回過神來然后輕笑出聲,“干嘛說得好像你真的會娶我一樣。”


? ? “我們兩個不是只是很好的兄弟嗎?”


? ? 周政晨輕嘆一聲,表情故作輕松,看著舒妍,“既然很好,你為什么又要因為凌煜而不見我呢?”


? ? 她做的任何決定,他都會支持,包括一年前她利用他,逼凌煜就范,這一些他都覺得無所謂,但是她居然會為了凌煜,一年以來都不見他一面,這一點是他一直不想理解的!


? ? 清秀的眉目皺起,舒妍有些不自然的看著他,她嘴上說跟周政晨是好朋友,但這一年來因為凌煜,她一直都對這個朋友避而不見。


? ? “對不起,政晨……”


? ? 她低柔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一直以來她都笑臉迎人,難得看見她那么鄭重其事道歉的模樣。


? ? 雖然心里不舒服,但如果他真的生氣,今天也不會答應出來吃飯。


? ? “舒妍,你真是傻。”周政晨說了一句就低下頭自顧自的吃飯。


? ? 舒妍有些不明所以的打量他,但見他吃得香也沒有再打擾他。


? ? 結賬離開的時候,兩人都是撐得想要躺下,走出川菜館的時候,舒妍踩空了一級樓梯差一點就摔倒,幸好周政晨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


? ? “你沒事吧?”他低頭詢問,語氣不急不慢。


? ? 舒妍搖了搖頭,松了一口氣,剛剛也是嚇到了,“謝謝……”


? ? 周政晨伸手捏住了她的鼻子,“會不會好好走路?”


? ? 舒妍一臉無辜和柔軟的看著他,“政晨,很痛啊……”


? ? 一輛黑色的路虎從川菜館門前經過,副駕駛座上的男人喊了一聲。


? ? “停車!”


?第八章不想看到我嗎


? ? “煜少,這里……可不能停車。”


? ? 聽到凌煜的命令,司機有些詫異,感覺身旁的氣息瞬間冷冽,只見凌煜的目光陰冷,死死的盯著外面,仿佛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


? ? 黑色的路虎緩緩駛過,周政晨和舒妍那邊的氣氛正式熱烈。


? ? “我送你回去。”


? ? “不用了。”舒妍揚了揚手上的車鑰匙,“我開車了。”


? ? 周政晨面不改色的打量著舒妍那張有些假的笑臉,忍了一個晚上沒有忍住,他伸手拉住了舒妍。


? ? “告訴我,他對你好嗎?”


? ? 舒妍一怔,臉上的笑容開始由自然變得狼狽,她咬住下唇,表情隱忍,顯然這個問題對她而言是一個難題。


? ? “他對你不好。”周政晨終究是了解舒妍的,他太清楚她的性子,也了解當年那件事情。


? ? “他不可能會對我好的吧?”舒妍重新露出自己那招牌式的微笑,“他愛的人是舒淑,所以他本來就不會對我這個‘殺害’舒淑的人好。”


? ? “法官都判你無罪,他有什么資格怪你?!”他就知道,她今晚不會無緣無故出來陪他吃飯的,肯定是凌煜對她做了什么!


? ? “政晨,有一點,我一直都不明白,一年前,我明明什么都不愿意告訴你,你為什么依然選擇無條件的相信我?”舒妍一直都覺得很奇怪,她什么都不說,他也能將她的官司打到無罪。


? ? “因為,我很了解你。”周政晨一臉認真的看著她,“舒妍,在我的心里,你是這個世界上最護短的人。”


? ? 聽到周政晨這句話,舒妍忽然紅了眼眶,想起一年前的事情,她的心都在隱隱作痛。


? ? “在你的心里,你的家人永遠都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不相信她會在毫無理由的情況下拔了舒淑的喉管。


? ? “謝謝你,這么相信我。”舒妍忽然覺得很感動,喉嚨處更是沒有辦法壓抑的哽咽。


? ? 周政晨向她張開了雙手,“來,抱抱。”


? ? 舒妍伸手推了他一把,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整個人感覺輕松了不少。


? ? 有些話,有些事,她一輩子都不能說,寧愿壞死在心里頭,也絕對不能說出口。


? ? 晚上回到公寓的時候,大廳一片亮堂,舒妍換了鞋子走進去,心里惴惴不安。


? ? “聽我的,百分之一的利潤都不能讓,既然要拿下這樁生意,我們就要賺到最大的利潤,否則,我們寧愿不要……”


? ? 凌煜低沉霸道的聲音從書房傳出來,舒妍有些驚異,他今晚居然又上來了,平時她幾乎是一個月才能見到他,或者在娛樂雜志上見到他跟那個女明星在一起的緋聞。


? ? 舒妍站在門口看著他頎長堅實的背影,凌煜忽然拿著電話轉過身來,幽深的黑眸看到了站在門口顯得特別嬌小的她。


? ? “繼續跟他們耗,明天他們就會求著我們簽下同意書不可,就這樣。”凌煜掛了電話,身子依靠在紅木書桌上。


? ? 舒妍的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邁開腳步走過去,“凌煜,你今晚怎么回來了?”


? ? 看到舒妍臉上的假笑,凌煜就覺得刺眼,她剛剛對周政晨笑的時候就特別的真實,但是一面對他,她就是現在這副假得要死的面具臉。


? ? 凌煜雙手抱臂,冷峻的臉上掛著邪肆的淺笑,他的聲音低冷讓人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 ? “怎么?你是不想看到我?”


?第九章 永不翻身


? ? 舒妍輕笑了一聲,眉目淺笑的開口,“怎么會呢?難得老公知道要回家,我當然很高興能見到你。”


? ? “吃飯了嗎?”她連忙轉移話題。


? ? 凌煜面不改色的打量著她,深邃的黑眸透著捕獵的光。


? ? “沒有。”


? ? “那我給你煮面。”舒妍巧笑道,順便可以以此為借口離開書房。


? ? 凌煜伸手捉住了她纖細的胳膊,一把將人拉扯到自己的面前,眉目清冷的睨著她。


? ? 舒妍的臉上還掛著微笑,只是表情略顯僵硬,“怎么了嗎?”


? ? “你吃晚飯了嗎?”凌煜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十分難得的關心問。


? ? 舒妍有些詫異,圓溜溜的大眼睛轉動著,似乎是思考著他現在的意圖。


? ? “吃過了。”


? ? “跟誰?”


? ? 舒妍挑了挑眉,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跟朋友。”


? ? 纖細的胳膊上一陣發痛,凌煜用力掐了她,她皺了皺眉,有些不解的看著凌煜。


? ? “周政晨是你朋友嗎?”明明是前男友!


? ? “分手以后也能當朋友的。”舒妍笑著,語氣友善的跟他解釋。


? ? “舒妍,你把我當成傻子嗎?”凌煜的聲音冷到了極點,顯然很惱火她跟周政晨見面吃飯的事情。


? ? 凌煜的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那張原本就冷厲的俊臉此刻添上了怒火更是讓人心驚。


? ? “凌煜,你現在……是在吃醋嗎?”舒妍不卑不亢的對上了他的眼睛,直接了當的問。


? ? 幽深的眼底一抹不自然一瞬即逝的劃過,凌煜一把推開了舒妍,舒妍沒有站穩連連退了幾步,差一點就要摔倒。


? ? “吃醋?你以為你是誰?”


? ? “你只是我的玩物,你要一輩子留在我的身邊向舒淑贖罪!”


? ? 法庭不能審判她,那就由他凌煜動手,他一定要讓舒妍一輩子都得不到幸福!


? ? “我明白。”舒妍微笑著點頭,“如果沒有事情,我去給你煮面了。”


? ? 舒妍轉身就想要走,凌煜心里更是憤懣,為什么每一次他沖她發火,她都要對他笑?!


? ? 長腿邁開,他伸長了手臂扣住她的纖細的胳膊,把她壓到墻上,他低頭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下命令,“我不許你再見周政晨。”


? ? “如果我偏偏要去見他呢?”舒妍斂起臉上的笑意。


? ? 今天晚上見到政晨,她就覺得自己特別的對不起他,利用了他還單方面的冷落他,朋友不是這樣子的。


? ? 她對不起舒淑,她可以自己一個人去償還,但是周政晨是無辜的。


? ? “你以為我不敢動周家嗎?”凌煜冷笑,這一年來,她嫁給了他都是溫溫順順的笑臉迎人,很難得見到她這么堅定不已。


? ? 看來她是真的喜歡周政晨,如果是這樣,那他就更不能讓他們見面了!


? ? “周家在Z市是名門望族,周家人大都有權有勢,政晨上面的幾個哥哥更是了不得,你動不了他的。”從一開始,她就盤算好了政晨不會有事,她才那么放心利用他的。


? ? “舒妍,你怎么就這么天真呢?我就不相信周政晨那幾個哥哥做事都可以光明磊落,他們只要被我捉到一點把柄,我都可以讓他們永不翻身!”


?第十章 故意針對


? ? 舒妍有些心驚和懷疑,雖然她相信周家和政晨,但是凌煜做事的手段,她也是明白的,為了報復她,他幾乎可以做出最極端的事情來。


? ? “我明白了。”想通了的舒妍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她聲音低柔的答應,“我不會再見周政晨,這樣可以了嗎?”


? ? 凌煜的俊眉挑了挑,沒有想過她這么好說話的就答應了自己無理的要求。


? ? 舒妍伸手拉開了他扣住自己手臂的大手,腳步往門口的方向挪動,她淺笑著開口,仿佛剛剛的不愉快從來沒有發生過。


? ? “你等我一下,我去廚房給你煮面。”


? ? 她轉身走出了書房,凌煜看著她嬌小的背影,心下忽然有一種極其無力的感覺。


? ? 每一次當他想要做些什么報復她的時候,就會有一種拳頭打在棉花上,一點都不受力的感覺,他無論對她做什么,她都好像不在乎一樣。


? ? 這個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她當時為什么要這樣對舒淑?


? ? 十五分鐘以后,舒妍從廚房里端了一碗雞蛋面走出來,上面還加了幾根青蔥的生菜。


? ? 凌煜剛好從書房走出來,表情有些冷凝。


? ? 舒妍沖著他友善的笑著,呼喊著,“凌煜,來吃面。”


? ? 凌煜看了桌子上的那碗面一眼,又看向她那張看似無害的臉蛋。


? ? 她掛著這張看似溫柔善良的臉騙了多少的人?!


? ? “不用了。”短短的三個字落下,只見凌煜已經往家門的方向走去。


? ? 咔嚓的聲音響起,公寓的門鎖上,舒妍深呼吸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 ? 今晚算是就這樣過去了。


? ? 舒氏集團副總裁辦公室——


? ? 舒妍帶著一個白邊眼鏡,鏡片上透著電腦屏幕映射的光,她認真而專注的看著城西度假村二期的建筑工程企劃書,耳邊傳來了敲門聲。


? ? “進來。”


? ? “舒小姐,事情不好了。”沈秘書拿著平板電腦走過來,神色有些張惶。


? ? 舒妍從電腦上移開目光,看向沈秘書,問:“怎么了?”


? ? “你看。”


? ? 舒妍接過平板電腦,只見城西度假村二期工地里的工人發生了暴動,他們紛紛舉著旗幟吶喊他們舒氏集團是無良企業,克扣工款,警衛們正在難堪的防守。


? ? “怎么回事?”舒妍看向沈秘書,不明所以的問。


? ? 沈秘書皺著眉頭,表情有些苦惱,“聽說是二期工程的那個包工頭卷款潛逃了,我們舒氏集團一開始就已經給足了工人的錢,包工頭卷款潛逃,我們公司不可能再他們給第二筆工款……”


? ? “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現在才告訴我?!難道一開始就一點風聲都聽不到嗎?!”舒妍有些生氣,工人沒有工錢肯定罷工,這件事情不僅影響了二期工程的進度,還會影響公司的形象,處理不好隨時會引發更大的暴動。


? ? 沈秘書神色更是不知所措,“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壓下來了……”


? ? “有人故意壓下來?”舒妍似乎明白了什么,這么大的工程有人卷款潛逃,不可能一點風聲都沒有,有人壓下來了就擺明了要針對舒氏集團或者是她舒妍。


? ? “這個人是誰?”舒妍心里已經有答案,但她還需要印證。


? ? “是……是煜少。”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公眾號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如不慎該資源侵犯了您的權利,請麻煩通知我及時刪除,謝謝!

【篇幅限制,僅能分享這么多】

【看全文請關注本公眾號在后臺聯系客服】



二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