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百年老宅海豐里仁圍——一座承載潮汕文化內涵的莊園

行走潮汕2020-04-01 23:13:10

?提示點擊上方"行走潮汕"關注我們


一首《潮汕煙雨》帶你行走潮汕



廣東汕尾市海豐的里仁圍早就聞名爾遜。前不久,筆者陪同慕名而來的朋友,走近位于海豐縣城新安社區樓后街與埔仔巷交界處的里仁圍。



百年老宅

相傳,里仁圍是由海豐名門望族河陽族十一世二房贊裕公或是其后裔興建,也許是為了顯示踐行“勤是搖錢樹,儉是聚寶盆”的家訓,也許是為了耀祖榮宗而有錢就任性,在清光緒十二年(1886年),河陽族經問神占卜,選擇吉日良辰,用其在埠內外經營蔗糖日積月累的資金和在惠州做官的銀元,在海城下圍位于河陽光德堂附近大興土木。該地田洼縱橫、土路泥濘,東向龍津河,背朝城隍廟,左有蓮花山,右靠金龍山,原為先人打井置居處。十年間,或經水路從福建運木材至龍津河,或從羊蹄峻嶺古道肩挑手搬、驢載馬馱運來磚石泥土,一座約長45米,寬35米,占地面積1600平方米、建設面積1200平方米(不包括舊厝),13廳(3大廳,4小廳,6廳仔)、24房(12大房,12小房)、11個町(天井),還有各種功能的碓間、磨間、草間、豬舍、糞間、浴間20余間,共有64余間,屬于傳統“九包五”的古民居建筑宅第,拔起在海城高田社地面上。


在該宅第建筑過程中,面對圍墻的日益增高,深受仁、義、禮、智、信熏陶的家族老人,為了弘揚光宗耀祖、敬祖追遠的家風,取“以仁之道乃榮人”之義,顯“里有仁風”之意,把大宅名為“里仁圍”。“里仁圍”落成之日,書寫在宅弟大門口“恭讓處世,友愛傳家”的大紅對聯格外耀目,似乎向前來志慶賀喜的人們表達里仁圍人敬祖、孝悌、規儀、進取的宏愿。



當我們望著硬山馬鞍形屋頂下滿月形邊小圓門上端溜金“里仁圍”門楣和兩側“河陽世澤,海國家聲”對聯,不免感受到這里洋溢著節日的喜悅和張揚著家旅的豪氣。邁過麻石打制的櫳門,似乎櫳門上方下圓的欄眼在注視著陌生人的到來,又似乎兩扇木門張開著歡迎我們,也似乎石門框的橫栓孔在張口與我們喊話。穿過西側門房,遺留在地面的門礎,不禁使我們想到這里原有精雕細刻的屏門,她或在這里顯示庭院深深,讓對這里心懷鬼胎的人在此止步,或在這里阻隔外人窺視到里面的世界很精彩。踏上側房前大天井,往東一看,原有的高墻已不高,在左右樓房之中顯得單薄低矮,但通過陳舊也堅固的墻體,我們還可以領略到當年的豪氣、霸氣。往西一看,我們眼前一亮,建筑坐西向東,中軸線呈長方形,大門正中,正座三進,每進五間(附厝九間),中間三廳,后廳為“恭友堂”安放祖先神位,中廳、前廳為通道,二旁二條大巷,一列九間偏房……整座建筑既左右對稱,又前低后高,既寬窄相等,又廂房對應,猶如坐在高堂之上的老人左右擁抱眾多子孫之狀,也猶有不斷進取、步步登高之意,使我們驚嘆傳統文化在里仁圍一房一屋、一門一窗中淋漓盡致的表現。


移步在里仁圍這座充滿中國文化元素、散發著傳統居家氣息的建筑里,感覺到經過一百多年或風雨的侵襲、或人為的無情,這座鬧市中的深宅雖然在周圍高樓大廈之下顯得落伍或另類,但她還以獨特的建筑語言,向我們傳遞著海豐古老文化的靈魂。


可能是為了“不與陌生人說話”,也可能是為了謝絕梁上君子的造訪,里仁圍宅第內所有房間不管是大門還是小門,每對門都定裝上木栓或銅片,結構簡單、樣式不同,位置也不同。這種被稱為“暗機關”的門鎖,如果不是經過房間主人和家人的指點,外人很難找到。可以說,里仁圍宅第內的暗鎖和在屋頂排放稠密紅桁藍桷再鋪上三層泥瓦的措施,著實令對里仁圍有非分之想的人聞風喪膽。


如果說,里仁圍不與陌生人說話很任性;那么,也可以說她“內外不同”很給力。根據海豐處于亞熱帶地區,有時滂沱大雨、有時烈日當空的特點,為方便家庭主婦料理家務及兒童玩耍,里仁圍內大小房間,門與門是相通的、可以沒有阻礙走動的。有隔有通的結構,使里仁圍每位主婦、每位兒童,或到井頭洗滌,或到灶頭做飯,或串門游戲,都可以不受日曬雨淋之苦。從各自的房門出來,繞過屏門,經過屋廊,走過雨廊,來到井頭邊、灶頭旁暢談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艱辛,交流在深院大宅的感受,里仁圍內不但人員可以走動、流通,空氣也流通……

名門生輝

自從里仁圍宅第落成后,時光流逝,歲月更迭。但里仁圍人恭讓處世初衷不改,友愛傳家一脈相承,名賢輩出。在明末清初以來河陽族出了20多名欽點探花,奉政大夫、舉人、儒林郎、秀才、處士及140多位近代名賢歷史上,里仁圍人出類拔萃。尤其現代河陽族活躍在畫壇的人群中,更有里仁圍人閃光的身影。由從廣州美術學院畢業的里仁圍80后陳云璐設計裝禎、故宮出版社出版的《云會》,2013年就被評為“中國最美的圖書”,代表了里仁圍人在美術領域的顯赫地位。




他們詩書繼進、孝悌傳家,發揚光大,在坊間廣為傳頌。或奕世河陽枝葉茂、或文韜武略毓人賢、或科名耀祖振宗支的里仁圍人,他們不但昔日同餐一堂,親遜可敬,今世還同居,古風猶存,怨尤不宿,兄弟姐妹相敬如賓。與在里仁圍后人交談中我們得知,大宅里曾有幾位堂兄弟分別按出生時序名為國、省、市、區、縣、鎮、鄉、村,可見他們和諧相處、親密團結,人文蔚藉,彰顯了先輩的希翼,使里仁圍里有仁風。


另外,里仁圍人還以“崇文重教,詩禮傳家”傳為佳話。在海城頗有聲名的“埔仔館”“培園”,就是里仁圍人為培育家族子女創辦的私墊、書齋。德高望重的家族長輩,通過言傳身教,向一代又一代傳遞報本追遠、仁愛孝悌的理念,使里仁圍人重學尚賢、孝道積德、知書達理,古今點贊,在海豐文化古縣歷史上樹立了思想豐碑。早年畢業陸安師范,從事教育事業擅長詩詞、愛好音樂的河陽族十四世陳舜怡在深居簡出時,不顧個人冤屈,關心族人疾病,利用青年時學習、掌握的醫術無償為族人解除病痛,不管在風雨交加的白天,還是更深人靜時分,只要宅弟內有兒童啼哭不止或老人高燒不退,他都有求必應,被稱為里仁圍內御醫。還在朝陽映紅里仁圍風火墻時,掄起一把大掃,當起里仁圍義務保潔員。如果說,他的舉止屬于家族“私人定制”行為;那么,其兒子陳洪、陳吾兄弟投身革命、報效祖國的舉動則是沖破家族約束,跨越自我的楷模和精英。分別在1922年、1924年出生在里仁圍的陳洪、陳吾兄弟,一位原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測繪局任研究員,一位原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廣東分會黨組副書記;一位是功名卓越的軍事測繪家,一位是受人愛戴的畫家;一位工作在京城、一位生活在省城;被人們稱為里仁圍“雙星座”。他們雖生活在不同地域,工作在不同領域,但都關注著家鄉的變化,關注家鄉父老兄弟,為家鄉增光,為家族增輝。1992年,為成立“海豐中學北京校友會”,陳洪廣泛聯系在京鄉賢,搜集鄉親信息,為加強鄉親聯誼和交流傾注了心血。出任第一屆海豐中學北京校友會名譽會長后,十分關心家鄉科技文化教育及經濟建設,發動校友為振興家鄉出謀獻策。2000年逝世前一次回海豐時,他還出于測繪家的職業愛好和眼光,托小弟陳鎰與人找到新版的汕尾市及海豐縣地圖,通過地圖的一線一劃,加深對家鄉的感知。更難得的是這位共和國“獨立勛章”獲得者在返京時不忘囑咐小弟把地圖送回原主,由此可以看到他的高風亮節。而陳吾在1995年逝世前,還情牽家鄉,多次到家鄉大海聽濤聲,看帆影,畫海濤,寫落日,用手中的筆謳歌家鄉,傳遞家鄉風采。


鮮為人知的是在全國解放前,里仁圍還是海豐進步青年秘密集結的據點。他們來到這里的附厝接受先進思想,傳遞革命真理,一些血氣方剛的人經陳吾等黨員的指點走上了抗戰救國的道路,一些有理想抱負的人在這里接受黨的任務后奔向東江、香港……

心靈之約

我們雙腳已邁出里仁圍,心頭還激蕩著里仁圍的溫馨。里仁圍當初才20余人,經不斷繁衍至今已有400多人。現在的里仁圍人已分布全國各地,身影還出現在大洋彼岸的美國、法國、英國大街小巷上;以前靠販賣蔗糖為生的里仁圍人,現在已活躍在各行各業乃至時尚尖端行業。從里仁圍人的音容笑顏中,我們看到了時下里仁圍人的自豪。然而,我們在他們自豪的神采中,也似乎看到了他們流露著一絲無奈。




雖然他們每逢春節,都要從各地回來,一家老幼大小在深宅大院合享重聚團圓時光。或在祖屋的屋檐下,或在翼角飛翹雨披、麻石直欞窗下,或在火巷卷棚邊小天井中與久違及相見不相識的族人歡聲笑語交談。雖然他們在清明時節還要遠道而來踏青拜祖,成群結隊到“大客廳”、蓮花山墓地與先人對話,懷念故人,敬念先祖,祈求平安。中秋節,里仁圍人又吹響集結號,不知比平時多N倍的人聚集在里仁圍歡度盛大的節日。一輪明月之下,從五湖四海回來的里仁圍人此時沐浴在月光之中,吃餅品茗,談天論地,讓時光慢下來,望月擬懷,坐看風云飛度,任憑心弦飛揚。但有的人經不住高樓大廈的引誘外遷,有的人為改變環境和居住條件擇居另處,有的人為謀生離鄉別井舉家搬走,留守在鬧市中深宅大院里仁圍的人越來越少。節日成了里仁圍人心靈之約……




好在這些年來,里仁圍成了海豐民間旅游新熱線,來這里參觀的游客和來這里探幽的學者,為里仁圍增加了氣氛和活力。筆者獲悉她已被省有關部門評為保存完好的古民居,但不知是否將里仁圍申報為文物保護單位。如若然,將是里仁圍的福音。


里仁圍,一座承載海豐文化內涵的莊園。


潮 商?∣?

走遍天下 · 根在潮汕

文化的境界 ?· ?財富的智慧


長按二維碼關注“潮商”


關注我們

帶你行走潮汕 · 記住鄉愁

www.qqzmcq.com



二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