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他居然把她的哥哥鎖在院子里當狗養...

茶茶汪2020-04-27 03:58:21

深秋的夜,寒意沁骨。

奢華別墅后院的低矮狗窩里,許愿捧著一碗熱騰騰的湯面,小心的喂向面前因寒冷而不停發抖卻流著口水咧嘴深笑的男人的口中……

“呵呵……真好吃啊……好吃……”

聽著哥哥許鑫癡傻的笑聲,許愿滿眼含淚,“哥,你堅持住,我一定會把你救出去。”

她的話音還沒落,身后忽然襲來一陣冷風,緊接著她手中的湯面便被一腳踢飛,熱湯把許鑫燙的嗷嗷慘叫,許愿的手腕也馬上泛起紅腫。她還不等回頭,便立刻被身后的人扯住衣領拽出去,重重摜在了地上……

“是不是最近我沒空搭理你,你活的太舒服了?”

森寒的聲音從頭頂冷冷傳來。

許愿打了個冷顫。

她跪伏在地上,仰頭看著她新婚一年的丈夫,“對不起……今天是我哥的生日,我只是想給他送碗面來……”

“生日?你們這種專門害人的小人,也配過生日?”

辛柏初唇邊扯過一抹鄙夷的冷笑。

他的侮辱讓許愿面如死灰,心如刀割……

她自嘲彎唇,虛弱輕喃,“是,我們不配過生日,我錯了……”

她臉上那抹凄楚的委屈讓辛柏初怒火更旺,“裝,你再裝!天天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你惡不惡心?”

他說完便一把扯住許愿的衣襟,把她一路拖進了大廳。

嘶拉一聲,她的衣服被他撕得粉碎。

未關的廳門里灌進的冷風毫不留情的襲向她,瑟瑟發抖的她剛要抱緊雙臂,卻被他鐵鉗樣的大手把她雙臂禁錮在她頭頂。和每次一樣,他不給她任何準備,蠻橫將她貫穿……

“不……不要……”

巨痛讓許愿連連慘叫,而不遠處隱動的傭人身影更是讓她羞憤難當……

可不管不顧的辛柏初根本聽不進她的求饒,只是一下又一下狠絕的沖擊著她,恨恨低吼,“你也知道痛?當初你讓那個傻子強暴佳諾的時候,有沒有考慮過佳諾有多痛?”

許愿的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她拼命搖頭,“不……真的不是我……”

她真的不知道那一天哥哥和許佳諾怎么就都喝了那種藥……她至今也不明白為什么那盛了藥酒的杯子上全是她的指紋……可是沒人相信她,連警察都把她認定為嫌疑人……

“閉嘴!再敢狡辯我直接把你弄死!”

辛柏初的力度更重了幾分,幾乎真的要把許愿生生的杵碎。

證據那么確鑿,她還敢否認!如果不是心地善良的許佳諾放棄起訴,眼前這個毒婦和那個傻子早就被判了刑!可憐念及骨肉親情的佳諾放過了他們,她自己卻因身心重創進了康復醫院……

當年許佳諾受辱的殘忍畫面讓辛柏初氣血上涌,他像只狂怒的野獸,狠狠的懲罰著身下這個處心積慮想要嫁給他不惜毀了許佳諾一生的惡毒女人,他要把佳諾當年承受的痛苦,加倍的還給她……

身體被撕裂,心口如刀剜。

百口莫辯。

哭啞了嗓子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音的許愿,終于痛到昏了過去……

直到冰冷的水潑在臉上,把她激醒。

一絲不著躺在地上的她,被頭頂澆下的冷水嗆得咳嗽不止。

“別忘了吃藥,不然就等著打胎,因為你不配懷我的孩子。”衣冠整齊的辛柏初滿眼厭惡的冷睨著她,“你毀了佳諾,我便毀了你。”

他甩下這句話,大步離去。

許愿直挺挺的躺在冰冷的地磚上,連動一動的力氣都沒有,只是任憑淚水肆意的奔涌……

“嘖嘖,真是不要臉……看上自己的姐夫就要狠毒暗算自己的姐姐,佳諾小姐那么善良,她也真下得去手!我看先生這樣對她都算輕的,就該把她扔大街上找個傻子把她也糟蹋了,讓她也嘗嘗那滋味!”

“你看她那賤樣,躺在那張著雙腿連衣服也不知道趕緊穿上,和外面賣的那種女人有什么區別!”

“她連那種女人都不如,先生純粹就把她當泄憤的工具給佳諾小姐報仇……這是報應,活該!”

……

許愿的手指動了動,撿起身旁被撕破的衣服,勉強把自己遮了遮,然后便咬牙爬了起來。

在這個宅子里,沒人把她當成女主人。

她和住在后院狗窩里的哥哥,從來都得不到半分尊重……

那幾個嚼舌頭的傭人見她起來便立刻回了房間,許愿彎著腰,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扶著墻壁,強忍著小腹處絲絲拉拉的扯痛,腳步蹣跚的走向了屬于她那間潮濕陰暗散發著霉氣的傭人房……

自從一年前辛柏初和許佳諾的訂婚宴上出了那件事后,她就成了利用傻子哥哥傷害善良姐姐以達到自己目的的惡毒心機婊。

那件事不僅讓同父異母的許佳諾住進了精神病院,還讓同為名門望族的許辛兩家陷入了不堪的丑聞……

事后辛柏初竟出人意料的娶了她。

她以為相識多年的他是唯一一個相信她的人,沒料到新婚之夜才是她真正噩夢的開始。

夜晚她被辛柏初毫不留情的強上折磨,白天她做著比所有傭人都要臟累好幾倍的工作。

她從此便被拘禁在這宅子里,畫地為牢……

淚雨不停的夜,迷迷糊糊的許愿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醒著還是睡著。

直到電話鈴刺耳響起。

“十分鐘后到門口來。”

是辛柏初冰冷的聲音。

許愿不敢耽擱半秒,立刻爬了起來。

天已大亮,陽光映在辛柏初清俊的臉上,一如當年初見時的溫暖模樣,讓許愿看的有些怔。

“下賤。”她癡戀的目光卻換來辛柏初一聲低咒。

許愿忍住心痛,垂著頭上了車。

車子像吃了火藥一樣,轟然駛離。

很快就到了安定康復中心。

這是辛柏初第一次帶她來這里看許佳諾。

看著那扇門,許愿的腿有些抖。

“怎么,心虛了,在害怕?”辛柏初大手將她拖起,正攥到她手腕上昨夜燙傷的水泡,破皮露肉的痛意鉆心襲來,許愿咬緊嘴唇,硬生生忍住了喉間的痛吟。

察覺到手上沾到的黏液,辛柏初立刻甩開許愿的手,只是瞟了一眼她的傷,便快速拿出紙巾嫌棄的擦起手來。

“柏初,你來了!”一道甜美的女聲傳來。

一襲白色毛衣裙的許佳諾站在陽光里笑看著他們,像個圣潔的天使。

辛柏初快步上前,俊眉微皺,輕揉著她的長發,聲音溫柔之極,“怎么不披件外套?”

許佳諾嬌笑著環住他的腰,“有你在,我哪里會冷?”

兩人緊緊擁抱著,像是要把彼此嵌入身體里。

許愿絞緊雙手,心痛欲裂。

明明眼前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可是他們旁若無人的親昵卻讓她生出一種小三的卑微和尷尬……

當許佳諾的目光觸及許愿那一刻,聲音欣喜不已,“小愿!”

許愿喉間干澀,正不知說什么好,許佳諾忽然上前拉住她的手,滿臉的關切,“怎么瘦了這么多,臉色這么不好?柏初沒有好好照顧你嗎?”

對這個父親在娶母親之前所生出來的姐姐,許愿雖然從不喜歡,但那件事畢竟是哥哥傷害了她,她卻放棄起訴,她對她多少有幾分歉意。

她還沒等開口,許佳諾便略帶嗔怪的看向辛柏初,“我就這一個妹妹,一再囑咐你替我好好照顧她,你是不是只顧著忙工作忽略了小愿?”

辛柏初扯唇一笑,“怎么會,我把她照顧的格外好,不信你問她?”

“是真的嗎,小愿,告訴姐姐實話。”

許愿勉強撐出一個笑意,“是,我很好。”

許佳諾似是松了一口氣,“那就好,走,陪姐姐到那邊聊一會,柏初去替我辦手續,一會兒我們一起回家。”

許愿一愣。

她痊愈可以出院了?

她要回哪個家?

辛柏初曾經警告過她,他們只領了證并未公之于眾的婚事,不能透露給許佳諾半分,那么,許佳諾這一出院,她這個隱婚妻子又該如何自處……

似是看出她的疑慮,辛柏初似笑非笑的打量著她的表情,淡淡說道,“佳諾既然痊愈了,我就會盡快娶她。許愿,你不該為你姐姐姐夫的破鏡重圓而高興嗎?”

許佳諾羞紅了臉,許愿則如墜冰窟……

“恭,恭喜。”

她的笑大概比哭還難看。

昨夜還瘋狂的在她的身上索取,今天就告訴她他要娶別人了……可憐她還把那受法律保護的結婚證視若珍寶的保存著……可憐她一直以為她一定能等來誤會盡散得到他的愛的那一天……

渾身發涼的許愿,覺得自己的愛情和婚姻,恐怕是全天下最可笑的笑話。

許佳諾似是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中,絲毫沒留意許愿的異樣,只是腳步輕快的把她拉向了不遠處的秋千架。

“小愿,我們姐妹有多久沒像小時候那樣蕩秋千了?”許佳諾甜甜的笑著。

魂不守舍的許愿默默的推著秋千,“嗯,很多年了。”

怎料她的手剛剛一松,蕩到高處的許佳諾忽然一聲慘叫,斜斜飛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

許愿大驚,她根本沒反應過來許佳諾是怎么飛出去的,躺在地上的許佳諾已經嚎啕大哭起來,“柏初……柏初救我……”

尚未走遠的辛柏初飛一樣的跑了過來,滿眼急切,“你怎么樣?”

許佳諾死死的拽住辛柏初的手,情緒瀕臨崩潰的哭喊著,“柏初……你告訴我,你說還會娶我是不是在騙我?小愿說你其實早就嫌棄我失身早就嫌我臟了……她還說……她說你們兩個已經發生了肉體關系……我才是你們之間的第三者……柏初你告訴我,我怎么成了第三者……”

辛柏初血紅的雙目尖刀一樣剜向許愿,許愿面色蒼白,連連搖頭,“我沒說,我什么都沒說!”

“小愿,我是你姐姐啊,我對你那么好,你為什么一而再的算計我?你害我被許鑫強暴,你還搶走了我的柏初……小愿,你這樣做真的不怕有報應嗎……”許佳諾泣不成聲。

許愿怎么都想不通,許佳諾何苦導這一出苦肉計,看她那樣賣力的表演,她腦中有如一道道霹靂襲過,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佳諾,我會娶你,我從來沒有嫌棄過你,因為骯臟的人從來不是你。”

辛柏初一字一句的說著,目光始終狠狠的盯在許愿的臉上,“我會讓許愿用她整個后半輩子來給你贖罪,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待。”

許愿驟生寒意,身子一顫,臉上隨即便挨了一個重重的耳光,打的她摔倒在地,眼冒金星。

打她的人,是她的父親。

“畜生!我怎么會生出你這樣不知廉恥的歹毒孽障來!真是和你那個死媽一樣的蛇蝎心腸!”

許父邊說還邊憤恨的踢了許愿一腳,那一腳很重,正踢在她的腰椎上,疼的她幾乎麻木了半邊身子。

可最疼的,是她的心……

蓄滿淚水的雙眸倔強的瞪著父親,許愿心痛冷笑,“做盡了虧心事,居然還大言不慚的罵我們母女!許揚鋒,從我媽被你害死的那天起,我就沒再把你當成我的父親!”

被她直呼其名怒罵的許揚鋒勃然大怒,“孽障!我今天非踢死你這個混賬東西!”

許愿痛到無力躲閃,而看著辛柏初那副冷漠無視的神情,她的心更是血流成河……

“爸,別打了,就算小愿做過再多的錯事,她也是我的妹妹,是您的女兒啊!”

許佳諾焦急的聲音響起,反倒更加激怒了許揚鋒,“她如果有你半分善良懂事,我都要燒高香!真是什么樣的媽生出什么樣的孽種!”

他打罵自己可以,好歹她的生命是他賦予了一半,可是她不能容忍他一而再的詆毀她那善良而可憐的媽媽……

許愿死死的抱住許揚鋒踢向她的腿,眼睛里幾乎要噴出血來,“你若再敢說我媽半個不字,我和你拼命!”

“那我就成全你,我現在就踢死你!”許揚鋒又是一腳下去,許愿痛的連動都動不了,猩紅的目光卻悲絕的瞪著許揚鋒,虛弱的哀泣,“我以我死去的媽媽起誓,我從沒做過半件壞事……你們都是我的親人,卻為什么沒有人相信我!為什么……”

許愿的嘴角漸漸淌出血跡,她傷痛欲絕的模樣,不知怎的,讓辛柏初的心莫名一陣窒悶。

許佳諾察覺到辛柏初變化了的神色,忽然便捂著頭連聲痛呼。

辛柏初猛地想起,醫生特意叮囑他,她盡管可以出院,卻絕不可以受到外傷,更不能受到什么刺激,否則她恐怕這輩子都再恢復不過來。

他連忙抱起許佳諾向門診跑,許揚鋒也焦急的緊隨其后。

身后忽然傳來許愿哀傷的悲鳴,“柏初……”

辛柏初的腳步一頓,回過頭去,正迎上許愿絕望的目光,那清澈而凄涼的目光讓他又是心口一窒……

“柏初,別管我,小愿傷的比我重,你先去看看她……”懷里的許佳諾輕泣起來。

她的話讓辛柏初瞬間回神。

如此善良的許佳諾,盡管一而再被許愿暗算,卻始終維護她這個從未把她當做姐姐的妹妹。反觀許愿,惡事做絕證據確鑿卻還裝模作樣死不悔改……

怒意滿胸間,他不由脫口而出,“許愿,我真后悔當年救下你。你這樣人面獸心的垃圾,活著干什么?”

他的話猶如一把尖刀直直的刺進許愿的心臟,讓她的心,頃刻間碎成了渣……

模糊的視線里,辛柏初挺拔的身影漸漸遠去。

可他那狠絕無情的話,始終回蕩在耳邊。

原來在你心里,我是垃圾啊……

原來你竟恨不得讓我去死啊……

可正是因為我這條命是你救回來的,所以我才想要用這條命來好好愛你啊……

但如果你真的那么恨我討厭我,已經一無所有萬人唾棄的我,活著又還有什么意義!

完全被悲傷沖散理智的許愿,向著不遠處的花壇,掙扎著爬過去,把頭用力的撞了上去……

由于字數限制,更多精彩內容請戳下方【閱讀原文

↓↓↓↓↓↓↓↓

二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